雲唄KUMOUTA
關於部落格
寂寞指數與寵物數量的正比理論
  • 255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文] 寂寞思念 - 全

  寬敞的客廳裡只有藝聲一個人。   懷中抱著昏昏欲睡的小小博美犬,藝聲屈著膝蓋窩在三人座的長型沙發上,兩隻眼睛緊緊盯著前方的大型液晶電視,不斷閃爍的螢幕上播放著逗趣的綜藝節目,驚天動地的大笑聲不時從牆上的音響中傳出,在空蕩蕩的客廳中左右回響。   在如此歡樂的氣氛之中,坐在電視前的藝聲只是習慣性地張著嘴巴,維持著同樣的坐姿一動也不動,好像根本沒有把節目內容看進去似的,明明開著電視,思緒卻早就已經不曉得神遊到什麼地方去了。   現在是四月八號星期五的晚上十一點左右,從Kiss The Radio的直播結束之後回到宿舍,藝聲就一直待在客廳發呆直到現在,不過雖然說是在恍神,卻隱約有些心神不寧。   在電視節目播放著片尾曲的時候,藝聲忽然聽見宿舍大門的門鎖被轉開,外頭也同時傳來幾個人互相交談的聲音。   有人回來了。   藝聲猛然回過神來,趕緊抱著黑色的博美犬從沙發上站了起來,一時之間沒有站穩還差點絆到自己的腳,但是藝聲根本管不了這麼多,有點心急地三步併成兩步直直朝著大門的方向奔去。   當藝聲走到門口的時候大門正好被推開,麗旭率先走了進來,一看見藝聲就立刻笑開,隨意放下手中的行李就整個人往藝聲的身上用力地撲了上去。   「藝聲哥,我回來了……啊啊啊,抱歉抱歉,我壓到牠了。」麗旭突如其帶的一個擁抱剛好撞上了躺在藝聲懷中的小狗,結果害得原本快要睡著的博美犬嚇了一大跳,還發出了可憐兮兮的低鳴聲。   搖搖頭,藝聲伸手摸了摸小狗的頭,將牠的情緒安撫下來。   「啊,牠就是小不點對吧,和東海哥一樣的名字,你好啊,小不點。」麗旭帶著笑容低頭和眼前的黑色博美犬打招呼,小狗可愛的模樣真的很招人喜愛。   藝聲淡淡地嗯了一聲,然後用短短的手指輕搔著小狗的下巴,眼中有著滿滿的寵愛。   「藝聲哥……」跟在麗旭身後進門的人突然開口,聲音聽起來有些疲憊。   一聽見熟悉的低沉嗓音,藝聲立刻抬起頭來,揚起的視線正好和說話者對上,細長的眼睛眨了又眨,盤旋在心頭一整天的某些不安定情緒頓時湧上,藝聲臉上的表情開始發生細微的變化。   「我回來了。」圭賢走到藝聲的面前,歪著頭笑了笑。   「圭賢啊,你的行李我先幫你放回房間了,待會吃了藥記得早點休息啊,你們三個人明天一早還要拍攝別忘啦。」最後一個進屋的是和他們同住的經紀人,兩手拎著圭賢的行李繞過站在玄關的三個人,丟下這幾句叮嚀之後,就自顧自地往屋內走去。   「知道了,哥。」看著經紀人逐漸走遠的背影,圭賢喊了一聲。   「藝聲哥藝聲哥,這次我和圭賢從台灣回來有特別帶了禮物給你喔,啊,對了,哥已經吃過晚飯了嗎?會不會餓啊?要不要我煮個東西給你吃呢?」麗旭一手挽著藝聲的手臂,另一手拎起自己的行李,拉著藝聲直直走向客廳,一邊說話的時候還一邊想起藝聲是否有乖乖吃飯。   藝聲笑著搖搖頭,說了一聲不用,麗旭才剛回到韓國就忙了一整天,當哥哥的怎麼可能捨得再讓他特地為了自己下廚呢。   「小事而已,還是藝聲哥想要先看禮物呢?」   走在後頭的圭賢盯著前方說說笑笑的兩人,不甘心因此被冷落,忍不住伸手稍微使力拉住了藝聲的另一隻手臂,果然成功引起了藝聲的注意力。   「哥……」   藝聲回過頭,投射過來的視線充滿了疑惑,圭賢默默瞄了一眼旁邊的麗旭,欲言又止。   接收到圭賢的眼神,麗旭頓時意會了過來,然後對著藝聲說。   「哥,禮物還是明天再拿給你好了,你先陪陪圭賢吧,他今天在醫院折騰了好久,睡覺前的換藥也麻煩你了喔。」   在藝聲會意過來之前,麗旭又繼續說了下去。   「小不點就交給我照顧吧,我們先去睡了喔,哥、圭賢,晚安。」迅速地從藝聲懷中擅自接過了又軟又小的黑色博美犬,麗旭拎著自己的行李,抱著可愛的小傢伙回到了自己和藝聲共住的房間,非常識趣地把藝聲留給了圭賢。   還來不及說晚安,藝聲就看見自己房間的房門被砰的一聲闔上,甚至連寵物小狗都被麗旭奪走了,唐突的發展讓藝聲呆了一下。   圭賢站在藝聲的身邊,抓著手臂的手掌往下一滑,握住了藝聲纖細的手腕。   「哥,我們也進去吧。」在進房之前圭賢先走到沙發旁邊拿起遙控將電視關掉,接著靜靜地牽著藝聲往自己的房間走去。   藝聲被圭賢拉著走,從後方可以清楚地看見圭賢走路的時候步伐有點奇怪,還有握著自己手腕的左手手背上,有著非常明顯的擦傷痕跡。   一股難以克制的心疼在藝聲心中蔓延開來,其實今天一早從經紀人那裡聽到圭賢出車禍的時候,他的腦中瞬間變得一片空白,什麼都無法思考,幾年前的那個事件彷彿倒流了一般,歷歷在目。幸好圭賢只受到輕傷,不過避免萬一還是帶他去醫院做了一次詳細的檢查,藝聲雖然很想陪在圭賢的身邊,但是他自己也有其他工作要忙,只能心急地等待。   然後當圭賢真的完好無缺地站在自己面前的時候,憋了一天想說的話又突然說不出來了。   「藝聲哥,在想什麼嗎?」不知不覺已經走進了圭賢的房間,從台灣帶回來的行李箱就放在門邊,還有圭賢的寶貝筆記型電腦。   搖著頭,藝聲仍然沒有說話。   「坐一下好了,站得有點累了呢。」圭賢一屁股坐上自己的床鋪,兩手交互捶著痠疼的雙腳,臉上有著難掩的疲倦。   藝聲站在旁邊看著,想了想,終於還是開了口。   「你的傷勢……還好嗎?」   「哥很擔心嗎?」圭賢明知故問。   「這是當然的啊。」聽到圭賢的回答藝聲皺起了眉頭,發生這種事情有誰不會擔心呢。   「哥,過來坐這裡。」拍拍左手邊的空位,圭賢說。   雖然不太甘願被弟弟這樣命令,但藝聲還是乖巧地坐了下來。   藝聲的屁股才剛剛沾到床面,就猛然被圭賢從側面一把擁入了懷中,圭賢修長的雙臂環繞著藝聲的身體,將他緊緊地困在屬於自己的空間之中。   「我沒事喔,只是一點擦傷而已,哥不用擔心。」將臉埋在藝聲的頸窩,圭賢閉上眼睛感受著藝聲久違的體溫還有香氣,他們因為工作的關係分隔了好一段時間,好不容易回到韓國了卻發生這種意外,但是幸好都過去了。   「你一定嚇壞了吧……已經沒事了。」抬起手摸著圭賢的後背,藝聲語帶疼惜地說著,圭賢的身上有著香水和體味混而合成的好聞味道,甚至還有消毒水的刺鼻氣味。   這是去過醫院的證明。   回應藝聲的,是收得更緊的手臂,還有更加炙熱的懷抱。   圭賢一直覺得,藝聲低沉又微微沙啞的嗓音有著不可思議的魅力,不管是再怎麼簡單的話語都能輕易地傳到別人的心中,溫柔地安撫著埋藏在內心最深處的脆弱部分,然後進而獲得慰藉。   其實說真的,發生車禍的時候他是害怕的,怕得不得了。   不願再度想起那場可怕的噩夢,多麼希望能夠就此遺忘,止不住的顫抖和無法平復的傷痕,對圭賢自己、以及對所有團員們來說都是一場噩夢。   但是,就像藝聲說的,已經沒事了。   「哥。」   「嗯?」   「我好想你。」   用受傷的左手掌撫摸著藝聲的臉頰,圭賢斂下眼,輕輕地吻上了藝聲微張的粉色唇瓣,令人著迷的柔軟觸感,正是圭賢身處異地時朝思暮想的熟悉溫度。   兩人的唇舌從試探性的觸碰到忘情的交纏,漫長又激情的親吻彷彿沒有盡頭,只想要貪心地從對方身上掠奪更多的甜蜜,並且無比眷戀著彼此的氣味,多想就這樣繼續下去。   激烈的接吻過後,圭賢依依不捨地放開藝聲稍微腫起的雙唇,轉而親著藝聲紅潤的雙頰。   雙人份的心跳在胸膛鼓噪著,是他和他相戀的印記。   「那哥呢?會想我嗎?」愛戀地磨蹭著藝聲捲曲的淡色髮絲,圭賢問。   「……嗯。」舉起雙臂環上圭賢的脖子,藝聲說。   我好想你。   偌大的房子裡只有藝聲一個人。   還有三隻烏龜和一隻小不點博美犬,這些都是藝聲感到寂寞的證據。   暫時空著的房間和沒有帶走的個人物品,都清楚地訴說著房間的主人隨時有可能會歸來,所以藝聲能做的只有安靜地反覆咀嚼著對弟弟們思念。   以及,對圭賢的思念。   我好想你。   因為我知道,你也在想我。   伸出食指戳著圭賢笑得稚氣的軟軟臉頰,   藝聲也跟著露出了溫柔的笑容。 *** 第一篇SJ文獻給可愛的圭雲XD 也希望圭賢的身體早日康復O︿Q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