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唄KUMOUTA
關於部落格
寂寞指數與寵物數量的正比理論
  • 251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文] 背影 - 全(H)

  關掉線上遊戲的視窗,圭賢眨著酸疼的雙眼,虛擬世界與現實世界之間的落差讓他一時之間無法適應。      摘掉耳機,圭賢蓋上筆記型電腦的螢幕,在椅子上伸了一個大懶腰,一邊豎起耳朵聆聽房門外的動靜,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剛才遊戲配樂開得太大聲而導致耳朵暫時性不靈敏的緣故,圭賢總覺得外頭安靜得有些異常。      大家該不會都出門了吧?      慢吞吞地從椅子上起身,圭賢慵懶地抓著自己稍嫌凌亂的頭髮,一手推開房間的木製門板走了出去。在客廳和廚房附近繞了一圈,圭賢完全沒有看見任何一名團員的身影,正當他打算回房間繼續玩遊戲的時候,有什麼聲音從離自己三步遠的房間傳了出來。      圭賢走進半掩的房門旁邊,從門縫中往內一看,發現藝聲正背對門口盤腿坐在自己的床鋪上,低著頭不知道在做些什麼,然後還不時聽見小狗的微弱叫聲。      在好奇心的驅使之下,圭賢悄悄地推開門走了進去,無聲無息地來到了藝聲的身後,低頭一看才發現原來藝聲正在逗他的新養的寵物小狗,藝聲一手拿著手機拍攝,另一手不斷用食指和中指搔著博美犬的下巴,看起來非常開心的樣子。      圭賢暫時沒有想要打擾藝聲的樣子,就這樣站在後方靜靜觀看著一人一狗玩得不亦樂乎的幸福模樣,另一方面圭賢也想要看看藝聲到底什麼時候才會發現到他的存在,只不過圭賢左等右等,藝聲的注意力仍舊集中在他眼前的那隻博美犬身上,根本就沒有發覺自己的身後有人。      五分鐘過去了,圭賢也已經徹底失去了耐性。      一屁股坐到床鋪上,圭賢從後方有些霸道地摟住了藝聲的腰,並將下巴靠到了藝聲的肩膀上,接著用非常不滿的語氣開口。      「藝聲哥,你一個人窩在房間裡面忙什麼啊?」      「嗚哇,嚇、嚇我一跳……圭賢你進來的時候也出個聲啊,真是嚇死我了。」藝聲被圭賢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得整隻手機從手中滑了出去,幸好是掉在又軟又厚的棉被上,要不然手機可就慘了。      「哥,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你問我忙什麼……就只是陪小不點玩一下而已啊。」關掉手機的錄影功能,藝聲把活蹦亂跳的博美犬從床邊撈回自己懷中,憐愛萬分地摸著小狗的頭頂,甚至還忍不住低頭親了一下。      「哼……那其他人都去哪裡了?」圭賢瞇起眼睛盯著藝聲手中那團不斷左右蠕動的黑色毛球,心中泛起了一股不舒服的感覺,明明好不容易抽空從台灣回來韓國幾天,藝聲居然是陪他的寵物而不是陪自己,真的是太不公平了。但是堂堂一個大男人跟一隻小狗吃醋的模樣實在是太過難看,圭賢只好生硬地帶開話題,隨口問了一件他其實不怎麼介意的事情。      「經紀人哥去公司一趟,然後麗旭去樓上陪利特哥了。」藝聲任圭賢像塊黏皮糖似地緊貼在自己的背上,沒有絲毫抵抗,也沒有嫌重。      「那哥呢?怎麼不上樓?」上面有利特哥、希澈哥和神童哥,一定很熱鬧吧。      「本來想找你一起的上去的,但是剛才看到你在玩遊戲,想說就不吵你了,而且麗旭一定非常想念利特哥,我還是不要去打擾他們兩個聊天了。」把開始掙扎的小不點放回床上,藝聲一邊看著牠活潑無比地跑來跑去,一邊說。      聽完藝聲的回答,圭賢突然覺得一陣心疼,其實藝聲只要開口叫他一聲就好了,他願意放下手邊廝殺地正激烈的遊戲陪在藝聲的身邊,陪他說話,甚至陪他一塊跟小不點玩耍。每當這種時候圭賢就會深深地體會到兩人之間的年齡距離,藝聲一直都是這樣,擁有著一顆體諒別人的心,還有成熟穩重的細膩心思,到底該說他是心胸寬大呢,還是該說他老是忘記替自己著想呢。      其實再任性一點沒關係的,習慣忍耐的藝聲,總是讓圭賢感到愛憐不已。      「哥……」      「嗯?」      溫柔的聲線,低沉的嗓音,還有上揚的嘴角,這一切的一切都令人怦然心動。               想要好好愛你的這份心情,有確實傳達過去了嗎?               用鼻尖輕輕磨蹭著藝聲耳後的柔順髮絲,圭賢閉上眼睛,嗅著屬於藝聲的清新氣息,聆聽自己的心跳在胸口大力鼓動的聲音,以及在藝聲單薄的身體中所引起的共鳴。      嘴唇貼著藝聲頸間的白皙肌膚,溫熱的鼻息讓藝聲吃癢地縮起了脖子,圭賢鬆開環住藝聲腰際的其中一隻手臂,接著握住了藝聲小小軟軟的右手,並完全收在自己寬大的掌心之中。      長短各半的十隻手指交纏在一起,一大一小的手心有著絕對完美的契合度。      隔著薄薄的皮膚傳來圭賢偏高的體溫,還有漸漸加速的脈動,藝聲斂下眼看著兩人交握在一塊的雙手,不禁有些心跳加速了起來。      一直沉默不語的圭賢又將手臂收緊了一點,將藝聲牢牢地鎖在自己的懷中,一股難以壓抑的衝動突然湧上,圭賢張口輕輕咬住藝聲的側頸,呼吸變得不穩。      「圭賢?」發覺到圭賢在自己身後的躁動,藝聲困惑地問。      「哥……我要你。」      「咦?」      抓準藝聲因為驚訝而轉頭的那一個瞬間,圭賢抬起頭,準確地封住了藝聲的雙唇,不打算給他任何拒絕的機會。      靈活的舌頭竄入藝聲毫無防備的口中,在溫暖的口腔內肆意掠奪著甜蜜的汁液,圭賢捏著藝聲精巧的下巴左右變化著親吻的角度,手掌按著藝聲的後腦勺不停地將他壓向自己,只為了能夠吻得更深,讓兩人更加地貼近。      沒有呼吸空檔的激烈親吻帶走了藝聲腦中僅存的最後一絲氧氣,在意識逐漸變得模糊之前,藝聲驚覺自己很有可能就這樣因為缺氧而昏厥過去,想要抵抗卻悲哀地發現他居然掙扎不開圭賢的懷抱,藝聲只好趕緊將小手握成拳頭,用力捶著圭賢的肩膀以示抗議。      「你……這小子是想要害死你哥啊。」好不容易掙脫了圭賢的箝制,藝聲漲紅著臉大口地喘氣,打從心底覺得能夠自由呼吸真的是一件幸福的事。      圭賢沒有回應,只是再度將臉湊了過去,眼看又要吻上。      「等、等等……你給我等一下,圭賢你才剛受傷沒多久,別亂來。」用左手一掌蓋住了圭賢貼得過近的臉龐,藝聲掛心的仍是圭賢前幾天的車禍傷勢。      「不讓我做才是真的對我的身體不好。」圭賢幾乎是咬著牙說出這句話的。      「……你真的……」詫異地盯著圭賢的臉,藝聲一時語塞。      「藝聲哥……」圭賢一邊輕喊著藝聲的名字,一邊擺出可憐到不行的無辜表情,水汪汪的烏黑雙眼寫滿了他的委屈,圭賢知道這招對向來疼愛弟弟的藝聲來說最管用了,東海平時最擅長的撒嬌技巧就借來用一下吧。      果然,藝聲的臉上出現了明顯的猶豫。      只能說兩個人的年紀真的不一樣,仔細想想相較於對性事的慾望較為淡薄的藝聲,尚處在年輕氣盛時期的圭賢果然對這種事情難以抵抗,難道這就是所謂年齡上的差距嗎,……既然如此,為了親愛的弟弟,身為哥哥的也只好退讓一步了。      有些為難地皺了皺眉,藝聲沒轍地嘆了一口氣,然後說。      「知道了,隨便你吧。」      一聽見藝聲的妥協,圭賢瞬間綻開笑容,露出了一排潔白整齊的牙齒,臉頰兩邊鼓起的圓圓肉塊讓圭賢看起來有著與他年紀相符合的純真。      帶著些許稚氣的可愛笑臉讓藝聲不經意心動了一下,默默抬起左手撫上圭賢的臉,藝聲側過頭,主動送上了自己的嘴唇。      摟著藝聲纖細的腰肢,摸著藝聲的耳垂和髮尾,圭賢不滿足一直居於被動的姿態,很快就搶回了主導權。      當兩人的氣息開始變得凌亂之際,突然有一個聲音介入了藝聲和圭賢之間。      「汪、汪汪!」      原本非常投入在其中的藝聲被狠狠地嚇了一跳,趕緊回頭一看,發現小不點正對著自己猛搖尾巴,好像不甘心就這樣被主人冷落在一旁似的,努力想要得到藝聲的關心。      「小不點,抱歉喔,從現在開始藝聲哥是我的了喔。」單手把藝聲攬回懷中,圭賢搶在藝聲伸出手之前先一步提起了小不點的身體,然後把牠從床上放到了房間的木製地板,不讓牠打擾到自己和藝聲重要的溫存時刻。      「啊……小不點……」小不點的雙腿一著地就開心地跑向房門,然後微微開打的門縫之中鑽了出去,就這樣一路跑離了藝聲的房間,看著小不點越來越遠的嬌小背影,藝聲發出了失望的嘆息。      「你現在要陪的人是我,哥。」托起藝聲的後頸,圭賢霸道地低頭吻上,想將藝聲分散掉的心思重新聚集會自己的身上,讓他無心再注意其他。過兩天他又要離開韓國回去台灣了,圭賢一點都不想浪費任何可以與藝聲單獨相處的寶貴片段,更不用說藝聲的那隻新歡寵物犬了,平常趁著他不在韓國時獨占藝聲就算了,這種關鍵時刻圭賢可不允許牠來鬧事。      就算被取笑也無所謂,就算愛吃醋也沒關係,反正只要仗著老么的身分,不管做什麼事情都會被原諒的。      圭賢的手掌探進藝聲的上衣,在光滑的肌膚上來回遊走,圭賢扶著藝聲的腰讓他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兩人面對著面,綿密的親吻不曾停歇。      藝聲空著手兩隻手無處可放,左右揮舞了一陣子之後還是環上了圭賢的肩膀,雙腳跨過圭賢的身體兩側跪在床上,並用膝蓋撐起了自己的重量,只為了不想要壓痛圭賢。      但是,這個姿勢反而讓圭賢佔到了便宜。      隨著圭賢的大手在藝聲衣服內的恣意移動,淺灰色布料在不知不覺之間已經被掀至藝聲的脖子下緣,露出了一整片的白皙胸膛。圭賢的舌頭從藝聲濕潤的口中緩緩退出,接著在藝聲形狀姣好的下巴印下細碎的親吻,並持續往下延伸,途中經過了浮著血管紋路的側頸,然後暫時略過被衣服遮蓋住的鎖骨區域,最後來到了非常引人遐想的部分。      藝聲因為呈現跪坐的姿勢所以顯得比圭賢高上一些,圭賢只要稍微低下頭就剛好正對著藝聲的胸口,對圭賢而言是絕佳的高度與位置。      大拇指的粗糙指腹摩擦著藝聲右胸的粉紅色突起,小巧的乳首禁不起圭賢的刻意挑逗,當修剪整齊的短短指甲一劃過敏感的頂端時,果然惹得藝聲一陣顫抖。      圭賢手上揉捏的動作未停,甚直還張嘴一口含住了藝聲被冷落的左半邊突起,圭賢像是在品嘗高級甜點一般的認真吸吮著,在濕滑舌尖的不斷刺激之下,藝聲原本非常柔軟的乳首開始硬起,而且逐漸充血發紅,散發出美麗又情色的光澤。      胸前一陣又一陣酥麻感讓藝聲忍不住輕喘出聲,想要閃躲卻無法順利出力,雙手無意識地握成又小又圓的拳頭,緊抓著圭賢肩膀附近的衣服布料,攀著眼前的高大身體被動地接受來自圭賢的每個碰觸,同時又更加挺起了自己單薄的胸膛,貪心地想要獲得更多。      順應著藝聲無語的請求,圭賢有些壞心地用雪白的牙齒輕咬了一下脆弱的突起,果然成功聽見了藝聲的驚呼聲。      「啊……」      甜膩的音節不小心從口中溢出,藝聲趕緊用力咬住自己的下唇,不願意發出更多丟臉的聲音。      放開被自己舔咬到變得紅腫不堪的可憐乳首,圭賢仰起頭,望著藝聲咬著嘴唇努力忍耐的表情,柔聲開口道。      「哥,別咬,會受傷的。」伸出紅潤的舌頭撬開藝聲緊閉的嘴巴,圭賢心疼地舔著被藝聲咬紅的水嫩下唇,用溫柔的親吻分散了藝聲的注意力,要是圭賢的動作再晚個幾秒鐘的話,說不定就會嚐到血的鐵鏽味了。      或許是圭賢的安撫奏效了,藝聲又再次投入在與圭賢的深吻之中。      趁著藝聲專注於找空檔換氣的時候,圭賢左手的手指順著藝聲上半身的優美曲線一路往下,滑過了凹陷的小巧肚臍,停留在藝聲的褲頭邊緣。      彷彿是故意似的,圭賢將整個手掌覆蓋在藝聲隆起的褲襠上頭,然後感嘆不已的語氣在藝聲的耳邊說。      「哥的這裡……已經變成這樣了。」      「唔、別……碰,等……」噴灑在耳朵旁邊的溫熱氣息,以及蓄意違背自己意願而開始肆意亂摸的調皮左手,都讓藝聲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修長好看的手指無視藝聲口是心非的拒絕,異常靈活地解開了深色長褲的褲頭,拉下金屬製的冰冷拉鍊,然後拉開黑色的緊身底褲,藝聲那不知從何時起就高挺著的慾望就這樣直直彈了出來。      藝聲震了一下,抓著圭賢衣服的兩手又不自覺握緊了一些,抱著忐忑不安的心情等待著。      過了好幾秒,預期中的碰觸並沒有發生,藝聲安靜地看向圭賢,墨色的細長眼眸中有著顯而易見的困惑,以及些許的急躁。      對上藝聲的視線,圭賢淡淡一笑,然後說。      「我突然好想看哥自己來喔。」      「……什麼?」藝聲微微皺起了好看的眉,他不懂圭賢的意思。      「我說,我想看哥……」圭賢拿下藝聲抓著自己的其中一隻手,拉著他往藝聲的下半身伸去。「……像這樣自己來喔。」      圭賢一邊非常熱心地替藝聲詳細講解,一邊抓著藝聲的右手,讓藝聲握住自己暴露在外頭的分身,圭賢的言下之意就是要藝聲在他面前撫慰自己的身體。      「你……」藝聲立刻會意圭賢的不良意圖,尖尖的小臉瞬間刷紅,過於荒唐的提議讓藝聲一時之間忘記罵人,只能睜大眼睛瞪著前方笑得狡猾的男人。      「快點啊,哥,我想看……你看喔,就像這個樣子……」圭賢的手仍然覆在藝聲右手的手背上沒有放開,他知道藝聲不會馬上答應自己做這種事,所以決定先帶領著藝聲,親自替他示範一次。      仗著自己天生手長得比較大,圭賢輕易地控制著藝聲的右手,不顧藝聲的輕微掙扎就擅自開始套弄起藝聲充血的分身,一上一下地反覆來回,摩擦的速度從慢到快,藝聲的右手被圭賢完全掌控著,無法逃開。      藝聲的手夾在自己的分身和圭賢的大手之間,分不清楚從體內不停湧上的快感到底是來自於誰的撫摸,也弄不懂到底是誰擅自加快了套弄的節奏,強烈的羞恥感和圭賢毫不掩飾的目光都讓藝聲丟臉得無所適從,但是……糟糕……好像快要沉淪下去了。      「變……態……」      這是藝聲腦中唯一想到的最貼切詞彙。      「我覺得哥好像也沒有比我好到哪裡去喔。」圭賢一說完就衝著藝聲露齒一笑,平常看起來爽朗萬分的帥氣笑容,在這個當下只顯得非常欠揍而已。      用佈上一層薄薄水氣的漂亮眼眸瞪著圭賢,藝聲不曉得自己總是銳利無比的眼神在這種情況下其實根本派不上用場,對圭賢來說反而是種致命的誘惑,只會讓人無法克制地更想要好好地……欺負他而已。      「哥,也幫幫我啊。」      看著藝聲一片潮紅的精緻臉蛋,圭賢靈機一動,又提議了一件令藝聲想要揮拳揍人的要求。      不等藝聲會意過來,圭賢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解開了自己的褲頭,掏出了早已腫脹不堪的炙熱慾望,拉過藝聲的另外一隻手,圭賢讓藝聲握住了自己。      「放、放手……」圭賢的熱度幾乎燙傷了藝聲的手心,反射性地想要縮回手卻被圭賢牢牢地握住,甩都甩不開,甚至還被迫開始替圭賢做出撫弄的動作,藝聲感覺到自己的指尖正在微微的顫抖,雖然並不是第一次碰觸圭賢的男性部位,卻還是羞恥地想要遠遠逃開。      藝聲的右手和左手分別握著自己和圭賢的分身,用快慢不一的速度笨拙套弄著,藝聲的腦袋一片空白,完全不敢去想像他和圭賢之間到底是呈現什麼樣的畫面,如果讓他親眼看見自己現在的模樣,鐵定會羞愧到無地自容吧。      但是,同樣的影像映在圭賢眼中又是另外一道風景了。      圭賢瞇起又圓又黑的眼睛,欣賞著藝聲過於迷人的性感姿態,掀至胸口處的凌亂上衣,四周佈滿明顯齒痕的豔紅突起,還有努力動作的小小雙手,以及藝聲在快感和羞恥的夾縫中不斷掙扎的隱忍表情,甚至連從額頭上流下的一顆顆透明汗水,都有著無法形容的致命吸引力。               好想要就這樣緊緊困住藝聲不放手,不讓給任何人,也不准他離開。               藝聲撫摸的動作其實根本稱不上是技巧,明明如此的青澀,卻能夠一次又一次地撩撥起圭賢內心最底層的慾望,光只是看見藝聲比一般男人小上一截的手在自己分身上遊走的精采畫面,就足以使讓圭賢興奮得無法自拔。      「哥的手……真的好小喔。」這是圭賢非常喜歡說的一句話。      「吵……死了。」      「好像快要握不住了呢。」      面對圭賢的蓄意調侃,藝聲已經懶得一一回應,但是過於露骨的言詞仍舊讓藝聲的體內溫度又不受控制地往上升了一些,猛然竄上的快感也讓藝聲差點喘不過氣來。      從頂端汨汨流出的體液弄濕了藝聲的手心,連同手中的分身都變得又黏又滑,套弄的動作也變得順暢許多,不只是在視覺上產生變化,也在聽覺上增添了一層淫靡的色彩,強烈的讓人幾乎無法直視。      圭賢漸漸有些把持不住,太過單純的碰觸已經沒辦法滿足不停高漲的情慾,他還想要得到更多。圭賢忽然伸出雙臂環住了藝聲毫無防備的細腰,一個施力就輕易地將衣衫不整的藝聲放倒在後方的柔軟床鋪上,然後整個人覆了上去。      突如其來的姿勢變化讓藝聲錯愕地瞪大了眼睛,但是沒有抵抗。      沒有脫去藝聲的淺灰色長袖上衣,圭賢稍嫌粗魯地扯掉藝聲礙事的長褲和底褲,接著抬起了藝聲的其中一隻腳,白皙寬大的手掌在大腿的深處來來回回地撫摸著,滑嫩的雪白肌膚讓人愛不釋手,修剪整齊的渾圓指尖先試探性地在藝聲最隱密的地方若有似無地遊走著,明顯的意圖讓身下的人不自覺地緊繃了一下。      大拇指的指腹按著尚未放鬆的乾澀入口,雖然事先從藝聲的分身頂端沾了一些透明體液當作潤滑,但還是無法順利地進入,圭賢的左手熟門熟路地在藝聲的枕頭附近摸索了一陣子,卻沒有順利找到記憶中的某樣東西,焦躁地皺起眉,圭賢問。   「哥,東西呢?」      「啊……抱歉,因為我想說暫時用不上,就先收進旁邊的櫃子裡了。」聽見圭賢的疑問藝聲立刻會意了過來,撐起身體推開壓在自己身上的圭賢,藝聲從床上站了起來。      繞過自己的床鋪,藝聲拉開牆邊櫃子的其中一個長方形抽屜,從裡面拿出了一罐已開封的潤滑油,這幾個月因為圭賢離開韓國去台灣短期居住,藝聲想說反正短時間內也不會有派上用場的機會,一直放在自己的枕頭周圍不僅很奇怪也很尷尬,所以就乾脆收起來了。      「圭賢,這個……唔……」在藝聲拿著潤滑油正準備回頭的當下,被不曉得從何時開始就貼在自己身後的圭賢猛然封住了雙唇,手上的東西也瞬間被奪走。      突襲來得太過突然,藝聲只能呆愣在原地任圭賢親吻。      該死。      圭賢忍不住在心中低罵一聲,原本他是打算乖乖待在床上等藝聲回來的,但是當圭賢看見藝聲只穿著一件寬鬆的上衣,赤裸著下半身在自己面前隨意走動的畫面時,僅存的理性就頓時被遠遠地拋到房門外頭了,更何況,那件上衣根本就遮不住藝聲尚未獲得釋放的高挺慾望,太過刺激的影像讓圭賢無法繼續保持那該死的風度了。      將藝聲困在自己和牆壁之間,圭賢結束親吻之後還意猶未盡地咬了一口藝聲形狀姣好的鼻尖,維持站立的姿勢,圭賢翻過藝聲纖瘦的身體,讓他面對著牆壁並且背向自己,急躁地打開潤滑油倒在左手的手指上,圭賢分開藝聲白嫩的臀瓣,塗滿潤滑油的指尖就直接伸向了藝聲的入口處。      「等……啊、嘶……」      藝聲還來不及出聲阻止圭賢,修長的指頭就不受阻礙地直接進入了藝聲的體內。      「哥,抱歉……忍耐一下。」      圭賢的低沉嗓音還是一如往常的悅耳好聽,但是已經徹底喪失了原有的冷靜和沉著,現在的圭賢滿腦子只剩下想要儘快佔有藝聲的這個念頭而已,沒有其他。許久沒有感受到的熟悉體溫,許久沒有撫摸到的柔滑肌膚,許久沒有嗅到的特有香氣,以及每一個有關於藝聲的瑣碎細節,都讓圭賢思念到幾乎發狂。               明明不應該對一個人如此瘋狂,卻無法克制自己的心情。               進入之前的潤滑程序其實做得有些倉促隨便,圭賢抽出深埋在藝聲體內的幾根手指,又倒了一些潤滑油塗抹在自己勃發的分身上,一手托高藝聲細瘦的腰身,圭賢對準濕潤的狹小入口,開始將自己的慾望一吋一吋地擠入藝聲的身體之中。      藝聲的雙手和臉頰緊貼在米白色的牆壁上,圭賢的進入讓藝聲難受得皺起了好看的眉,窄小的穴口被完全撐開,雖然經過了潤滑卻還是難以適應,藝聲用力地咬著下唇,努力調整好自己的呼吸,想要儘快克服那股鮮明的異物感。      敏銳地察覺到藝聲的不適,圭賢緩下了持續推入的動作,心疼地吻了吻藝聲的柔軟髮絲,手掌撫摸著藝聲平坦的上半身,圭賢不斷用手指揉捏著敏感的胸口,另一手則套弄著藝聲因為疼痛而軟下的分身,讓藝聲在自己的碰觸下逐漸放鬆身體,然後圭賢才慢慢地將自己的慾望全部插進藝聲的體內。      緊窒的甬道完整包覆著圭賢炙熱的硬挺,溫暖潮濕的柔軟觸感讓圭賢差一點直接達到高潮,咬緊牙關拼命忍了下來,總算是保住了一點面子。      「……還好嗎?哥。」撥開藝聲耳邊的幾縷髮絲,圭賢問。      後穴被狠狠填滿的衝擊太過鮮明,藝聲不自覺得走了神,茫然地眨著細長的眼眸,聽見圭賢的問句藝聲輕輕點了點頭,然後回過頭對圭賢淡淡一笑。      細吻如雨滴般的點點落下,圭賢吻去藝聲額頭上的薄薄汗珠,在藝聲耳邊低喃了一句話之後又開始繼續未完的動作,圭賢一前一後擺動著腰際,律動的頻率從慢到快,脹大到隱隱發疼的慾望不停地在藝聲的體內抽出又進入,分身摩擦腸壁時所湧上的強烈快感一點一點地將圭賢拖往情慾的漩渦當中,並且拉著藝聲一起往下墜落。      來自後方的強勁力道讓藝聲必須緊攀著前方的牆壁才能勉強穩住自己的身體,藝聲一邊感受著圭賢的脈動,一邊咬著手指的指節凌亂地大口喘息,先前的不適感已經逐漸被快感的浪潮所顛覆取代,一波波的酥麻感從尾椎往上攀升進而漫延到整個背部,甚至佔據了藝聲的意識,隨著圭賢大幅度的猛烈侵入,藝聲發出低沉沙啞的微弱呻吟聲,音量雖然小,卻飽含藝聲專屬的甜美。      使勁抓著藝聲無一絲贅肉的腰身,圭賢在藝聲柔嫩的皮膚上留下數條粉紅色的痕跡,大力擺動精瘦腰部的同時,圭賢只要低下頭,藝聲的小穴努力吞吐分身的畫面就立刻映入圭賢的眼簾,刺激到令人頭皮發麻。      藝聲覺得自己的身體被又麻又脹的感覺所吞噬,趨近於狂亂的交合讓藝聲根本無從判斷現在的狀況,只能跟隨著圭賢的律動扭動著自己的臀部,本能地想要獲取更多。      圭賢和藝聲站在雙人房內的其中一個角落,交疊著身體沉溺在彼此的體溫之中,粗重又甜膩的喘息聲此起彼落,連同肉體互相撞擊的聲音一同迴盪在寬敞的臥室裡頭,譜成一曲淫靡的交響樂章。      經過好幾回合激烈的抽插,圭賢在一次重重的頂入之後就在藝聲的體內達到高潮,灼熱的黏稠體液大量流入緊縮的甬道內,藝聲也在同一時刻弄髒了圭賢的掌心。      緩緩退出釋放過的疲軟分身,因為高潮而劇烈收縮的後穴害得圭賢差點又要把持不住了。      一陣激烈的高潮過後,藝聲的腰肢和雙腿一時之間失去了力氣,下半身突然一個重心不穩,眼看就要跌落到地上,圭賢眼明手快地趕緊撈起藝聲虛軟的身體,小心地將藝聲扶回床鋪。      藝聲疲憊地躺回柔軟的床上,圭賢坐在床邊,一手壓在藝聲的枕邊,瞇起渾圓的漆黑眼睛,圭賢用非常認真的眼神俯視著身下的藝聲,然後開口說。      「哥,你好美……」      尚還沉浸在高潮餘韻之中的藝聲全身散發出一種言語無法形容的媚態,泛著不自然紅潤的可愛雙頰、努力小口小口換氣的粉色嫩唇、被汗水徹底浸濕的頸間髮尾,還有被白濁體液沾濕的腹部和股間,以及迷濛又勾人的濕潤雙眸,過度美好的艷麗模樣讓圭賢不禁讚嘆出聲。               多想要就這樣一直牽著你,兩個人一起走下去。               藝聲安靜地看著圭賢,輕咬著下唇,勾起一抹溫柔的微笑。      撐起虛軟的身體,藝聲伸出兩隻手臂抱住了圭賢的肩膀,把臉埋入圭賢的頸間,然後發出了滿足的嘆息聲。      「圭賢……」      沒有多說其他多餘的字句,藝聲就只是輕喚了一聲圭賢的名字。      圭賢愣了一下,然後隨即收起雙臂緊緊擁住了懷中的藝聲,側臉貼著藝聲的耳朵,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湧上了一股想流淚的衝動。      左胸口的心臟一陣一陣的抽疼,甚至連自己碰觸到藝聲的每一吋肌膚都在發疼,圭賢不曉得這到底是什麼樣的症狀,但是眼眶卻難受到幾乎快要流出淚水。      抱在懷中的人,抱著自己的人,都是圭賢想要盡全力守護的人。      但是,為什麼會這麼痛呢?               圭賢想,無論過了多少時間他一定還是能夠清楚地記得,藝聲的那抹背影。               明明孤單到難以獨自忍受,明明寂寞到無法一笑置之,卻還是咬牙一口吞下,抱著寵物笑著對大家說出歡迎回來的藝聲,為什麼會如此地令人心疼。      如果可以大聲地哭出來就好了,但藝聲只是淡淡地笑著。      到底要怎麼樣才能替藝聲徹底塗去那抹寂寞的色彩,因為駝背而顯得更嬌小的背影為什麼總是看起來在默默忍耐,就算握緊那雙小巧的手卻仍舊無法填補藝聲心中的空隙,比起不甘心,圭賢有的是更多的不忍心。      假如碰觸和親吻可以緩解藝聲的孤單,那麼這些都可以成為日常中的理所當然,又假如甜言蜜語能夠給予藝聲安全感,那麼即使成為彼此之間的唯一對話也無所謂,只要藝聲不再寂寞。                  這份心情,你真的可以理解嗎?                  「哥,我愛你。」      圭賢的語氣中有著滿滿的深情,以及難以察覺的顫音。      在眼眶裡不斷打轉的透明水氣最終還是吞不回去,悄悄地滑了下來。                  哥,你聽見了嗎?                  「我愛你。」                  ***   不小心寫太長了=口=   和上一篇是同時期.就大概那幾天的事情ˊ3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