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唄KUMOUTA
關於部落格
寂寞指數與寵物數量的正比理論
  • 251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文] 壞習慣 - 全

  藝聲的視線停在自己的右手上。      手指微微屈起,短短的指頭配著小小的指甲,渾圓的指尖乾乾淨淨,沒有多想,藝聲張開了嘴巴。      「藝聲哥,住手,你又被我抓到了。」      在手指進到嘴裡之前,藝聲的手腕突然被人一把抓住,並且同時拉離了自己的眼前。      「啊……」糟糕,老毛病又犯了。      「哥,你又來了,不是說要戒掉嗎?」鬆開藝聲的手,圭賢一邊搖頭一邊說。      「對不起……」      「這已經是今天的第三次了耶。」      「……」藝聲低下頭看著地板,然後又抬頭望向圭賢,猶豫了一下沒有替自己的行為找藉口,但是臉上的表情卻寫著滿滿的無辜,畢竟他也不是故意的呀。      「那個,我說圭賢啊……」站在一旁的利特看著兩人在那裡大眼瞪小眼,忍不住插嘴道。   「哥,什麼事?」      「雖然藝聲咬手指頭不好啦,但是你也跑太遠了吧。」剛才明明還看見圭賢在休息室的另外一頭和銀赫晟敏說話,結果下一秒居然就出現在這裡了,這孩子難不成會瞬間移動嗎。      「沒有啊,只是剛好而已。」圭賢一臉無所謂地回答。      「……原來如此。」才怪,最好是連續三次圭賢經過這裡的時候都恰恰好逮到藝聲準備咬手指的瞬間,天底下哪有這麼湊巧的事情啊。      「還有什麼問題嗎,利特哥?」看著利特擺明不信的眼神,圭賢歪著頭眨著又圓又大的眼睛,露出淡淡的笑容問。      「沒有了。」利特聳了聳肩,反正不管他再怎麼問圭賢也不會說實話,還是到此為止好了。      「那我先把藝聲哥借走了,哥,你跟我來一下。」拍拍利特的背,圭賢伸手拉住藝聲的手腕,拉著他迅速穿越休息室裡來來往往的數名團員和為數眾多的工作人員們,最後兩人就不聲不響地離開了熱鬧的休息室。      望著逐漸走遠的兩抹背影,利特趕緊大聲喊了一句待會就要開始錄影記得別去太久啊的嘮叨叮嚀,然後才安心地去進行上台前的準備。      圭賢緊緊拉著藝聲的手,大步大步地走在電視台的走廊上,移動途中也不忘與擦肩而過的工作人員們一一打招呼,圭賢朝著走廊的兩端左右張望了一下,接著在不遠處的岔路拐個彎,就走到了一處人煙比較稀少的地方,這時候圭賢才願意鬆手。      「圭賢,怎麼了嗎?」      一路上藝聲不斷地重複這個問題,但是圭賢都沉默不答。      「……圭賢?」藝聲暗自決定如果這次圭賢再不開口的話,他就要先回休息室去了。      「唉……」轉身看著藝聲,圭賢忽然嘆了一口氣。      這孩子怎麼可以對著別人的臉大口嘆氣呢,真是沒禮貌。      「我說哥啊……你這樣子不行啦。」修長的兩隻手臂優雅地環在胸前,圭賢皺起好看的眉,語重心長地說。      「什麼東西不行啊?」藝聲聽得一頭霧水,圭賢沒頭沒尾地在說什麼東西。      「當然是你的壞習慣啊。」      「啊?」      「咬手指甲。」圭賢指著藝聲垂在身體兩側的手,一字一字用力地說。      「……不小心就……因為習慣了。」藝聲舉起雙手橫在眼前,視線遊走在自己的十隻手指上,藝聲當然知道這個習慣不好,想要完全改掉需要花上一段時間,不過光是今天就重蹈覆轍了至少三次,也難怪圭賢會把自己拖來這裡教訓一頓。      「哥,你真的想要戒掉嗎?」      「當然想啊。」這不是廢話嗎,如果沒有這個意願的話,藝聲才沒有必要主動立下這種目標呢。      「那……哥,我教你一個方法好不好?一個絕對有效的方法。」圭賢牽起藝聲的兩隻手,然後拉到了自己的面前。      將十隻白白短短的手指攤開在自己寬大的手掌上,圭賢斂下眼仔細地端詳著,這雙過於嬌小的手一點都不像是一位身高一百七十八公分的大男人所應該擁有的雙手,但是卻又是那麼的適合,就像藝聲本人一樣,如此的惹人憐愛。      又或者,其實原本藝聲的手指並沒有這麼短,都是因為他老是咬指甲的關係,所以才會變得越來越短也說不定。      「什麼方法?」藝聲好奇地問,圭賢既然有好點子為什麼不早點說呢。      「哥想知道嗎?」      雖然對圭賢的提議感到相當心動,但是當藝聲看見圭賢臉上瞬間揚起的壞心表情時,藝聲突然又有些遲疑了,這種表情他非常熟悉,每次圭賢想要捉弄哥哥們的時候,總是這個臉。      好像有種不太妙的預感。      「哥?」      「嗯……嗯。」藝聲含糊地回答,他正在思考如果現在說不的話會不會太晚了一些。      「真的?」圭賢又做了一次確認。      「……」藝聲徹底反悔了,圭賢問這麼多次果然沒好事。      「方法就是……下次啊,當哥想要咬指甲的時候,就試著這樣做吧。」將藝聲一把扯近自己,圭賢捧起藝聲小巧精緻的臉蛋,低下頭,帶著微笑吻上。      突如其來的親吻讓藝聲瞪大了眼睛,一時之間忘記掙扎,只能眼睜睜地任圭賢在他的嘴唇上不停地又親又咬,溫暖濕潤的柔軟觸感讓藝聲不自覺心跳加速了起來,緩緩閉上雙眼,藝聲被動地接受圭賢綿密的親吻攻勢,直到圭賢主動退開為止。      「哥……」修長漂亮的手指遊走在藝聲軟軟的臉頰上,白皙的肌膚上佈滿明顯的紅潮痕跡,墨色的細長眼眸中泛著淡淡的透明水氣,激吻過後的迷濛表情真的非常誘人。      「……你這小子,這裡是公共場合。」推開圭賢,藝聲紅著臉,用手背抹著自己的嘴唇。      「哥自己還不是一樣。」圭賢不滿地哼了一聲,藝聲才是總是不分場合的對身旁的人摟摟抱抱呢,才沒資格說他。      「你說什麼?」      「反正啊,以後記得別再咬了,容易受傷的。」拉起藝聲的右手手指,圭賢在指節印下一個輕柔的吻。      「……我儘量。」      「沒關係,哥咬指甲幾次,我就阻止幾次,直到哥把這個壞習慣完全改掉為止,如何?」      記得有人說過,咬手指的指甲是感到不安和焦慮的證明。      如果可以,圭賢希望能夠替藝聲驅離他心中所有的負面情感,徹徹底底。      所以圭賢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幫助藝聲改善這個壞毛病。      「隨便你。」      藝聲的話才剛說完,走廊上就傳來一陣呼叫聲,就算不用仔細聽也知道是在喊他們兩個人的名字,看樣子時間差不多了。      「該回去了。」      「哥,等等,再一下。」在藝聲準備離開兩人所處的隱密空間時,圭賢忽然伸手將藝聲扯了回來,然後順勢摟進了自己的懷中。      「圭……我們快來不及了……」藝聲輕微地扭動著,一心只想回休息室去。      「在幾秒鐘就好了。」      圭賢的雙臂緊緊抱著藝聲的身體,嗅著藝聲髮絲間的迷人香氣,像孩子一般親暱地磨蹭著藝聲的臉頰,最後甚至還得寸進尺的在藝聲的嘴角偷了個香。      「好了,我們回去吧,哥。」心滿意足地放開藝聲,圭賢笑著往外走去。      「啊……好。」藝聲稍微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物,然後匆匆忙忙地跟上圭賢的腳步。      「對了。」      圭賢往前走沒兩步,又停了下來。      「唔喔、好痛……又怎麼了嗎?」沒有注意前方狀況的藝聲一頭撞上圭賢的背,形狀好看的可憐鼻子差點就要被撞扁了。      「哥,一定要記得喔,想咬指甲的時候,就來找我吧。」      留下一個意味深長的壞心微笑,圭賢心情愉悅地回到走廊,準備上台。      藝聲愣了一下,圓圓的臉頰隨即紅了起來,然後不發一語地跟著圭賢一同走向鬧哄哄的休息室。      這孩子……真的是越來越肉麻了呢。               不過,謝謝你,圭賢。   因為有你,我才能試著改變自己。               「藝聲你不是會咬指甲嗎?」利特在廣播中問。      「沒有啊,我都改掉了。」      「花了多久時間改掉的啊?」      「去年冬天我決定一定要把這個壞習慣改掉。」      「手指剛要靠進嘴巴的時候,圭賢就猛然抓住你的手。」      「是啊,從遠處跑過來抓住。」      「一邊喊著又抓住了!」      「謝謝你,圭賢,謝謝你偶爾給我的幫助。」               比起咬著自己的手指甲,還是喜歡親吻你的嘴唇。   因為有你,我改變了我自己。   謝謝你。               ***   出處:110601 KTR      衝過去阻止藝聲咬手指的圭賢.   光想像就覺得那個畫面很好笑XD(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