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唄KUMOUTA
關於部落格
寂寞指數與寵物數量的正比理論
  • 251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文] 專屬與非專屬 - 全

  叩叩叩。      淺褐色的木製門板在裡頭的人說了一聲請進之後就被緩緩推開。      「藝聲哥……」      「嗯?喔……是小不點啊。」      藝聲回過頭去,看見來人之後就露出了淺淺的笑容。      「怎麼了?剛回來嗎?」藝聲蹲在床邊,問話的同時已經把頭轉回原位,不知道在忙些什麼。      「對,不過經紀人哥說待會還要再出去一趟。」東海慢吞吞地走到藝聲身後,雙手插在長褲的口袋裡頭,一邊往藝聲的方向探頭探腦地張望著。      聽見東海的回答,藝聲只是點點頭,沒有多說什麼。      「我說哥……你到底在做什麼啊?」忍了又忍,東海還是受不了地問出口。      「你說我嗎?我在陪小不點玩啊。」藝聲頭也不抬地說,東海這才好不容易從縫隙中看到了一隻黑色的毛茸茸生物正躺在藝聲的床上,隨著藝聲的手不停地翻來又滾去,非常忙碌。      「喔……這隻就是藝聲哥的新寵物呀。」東海蹲到藝聲旁邊,雙眼盯著新來的小傢伙。      「對啊,很可愛吧。」藝聲笑了起來,一面伸手寵溺地揉著那隻小狗。      東海輕輕地嗯了一聲,單手撐著下巴看著床鋪上的黑色博美犬,露出了類似不以為意的奇怪表情。      「怎麼了?你不喜歡嗎?」注意到東海的微妙反應,藝聲問。      「不會啊,很可愛喔。」      「哈哈,就是說啊,而且完全不會無聊喔。」比起那三隻烏龜的話的確是這樣沒錯,起碼會對自己說的話有反應,但這也不代表藝聲喜新厭舊,他還是很愛的烏龜三兄弟。      「……哥覺得無聊嗎?」      「嗯?」      「哥覺得寂寞嗎?」東海望著藝聲,靈活的大眼睛裡有著認真。      藝聲愣了一下,隨即笑了起來。      「有你們在為什麼會覺得寂寞呢?」側過身,藝聲抬起手摸了摸東海的頭,溫柔地說。      「真的嗎?」東海一臉不信地確認。      「真的。」      「……」騙人,要不然為什麼要在大家離開韓國去台灣的這段期間又養了新寵物呢,明明就是因為感到寂寞不是嗎。      「小不點?」見東海低著頭不說話,藝聲困惑地問。      東海搖了搖頭,卻仍然沒有開口。      「小不點……」伸出右手,藝聲試圖想要抬起東海的臉,但是就在指尖快要碰到之前,一直靜止不動的東海忽然從側面抱住了藝聲。      「哇、嚇我一跳。」意料外的發展讓藝聲驚得瞪大眼睛。      「藝聲哥……」      「你怎麼了?」看到難得反常的東海,藝聲不禁有些擔心。      「……沒什麼,我沒事。」收緊左右兩隻手臂,東海把臉靠在藝聲窄窄的肩膀上,用悶悶的聲音說。      「是不是拍戲累了?還是有人欺負你了?」      「沒有……我只是有點累而已。」不管是什麼理由都好,東海現在只想要靜靜地待在藝聲身邊,不想離開。      「我們小不點真的很愛撒嬌耶。」      總像個長不大的孩子一樣,老是吵著要哥哥疼。      「有什麼關係,哥……哥會討厭嗎?」      「不會,不討厭,很可愛喔。」被乖巧又黏人的弟弟撒嬌怎麼會覺得討厭呢?雖然東海偶爾會任性過了頭,但是看在哥哥們的眼中仍然是非常惹人憐愛的。      再加上東海那一副棄犬般的表情,哪有人會捨得說討厭呢。      「哥,那我問你,所有的弟弟之中你最喜歡誰?」      「你怎麼會突然問這個?」藝聲的臉頰上一瞬間閃過異樣的紅潤。      「哥,你不回答我的問題嗎?」東海用可憐兮兮的語氣說。      「唉……當然是小不點了,哥最喜歡的弟弟就是我們小不點了。」藝聲優美悅耳的嗓音一下又一下地敲在東海的胸口上,微微沙啞的聲線帶著藝聲特有的沉靜和溫柔,輕輕揚起的嘴角掛著好看的微笑,斂下的細長眼眸滿溢著對東海的寵溺,溫暖的小手覆上東海圍住自己的兩隻手,無聲地回應著東海的擁抱。      「……是哪個小不點?」      「咦?……啊哈哈哈哈哈。」像是突然理解了東海鬧彆扭的原因,藝聲開始大笑。      「哥你在笑什麼?」      「沒有,呵呵呵……」掙脫東海的雙臂,藝聲轉過身,一把將東海拉進懷裡。      「你明明還在笑。」東海抗議著,他怎麼不記得自己說了什麼好笑的話。      「聽我說,小不點東海是我最喜歡的弟弟喔。」揉著東海又細又軟的髮絲,藝聲收起笑聲,認真地說。      「嗯。」東海把臉埋進藝聲的頸窩,緊緊地抱著不放手。      最喜歡的弟弟,也只是弟弟。      哥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得如此單薄呢?一定又沒有好好地吃飯了吧。      哥一個人待在宿舍時都在做些什麼呢?又是看電影聽音樂翻雜誌吧。      哥房間裡的寵物為什麼會越來越多呢?是不是我們又讓你寂寞了呢。      我和哥一樣,討厭孤單,害怕寂寞。      但是,我和哥不一樣,我會又吵又鬧,哥只是默默忍耐。      安安靜靜的,把情緒一口一口地吞回肚子裡,卻沒有發現,那份孤寂感早已滲透出來,成為身體的一部分。      偶爾,發現藝聲獨自待在角落發呆的時候,會想去陪他說說話逗他笑;偶爾,想起藝聲落單留在宿舍看家的時候,會打電話問他吃飯了沒有;偶爾,看見藝聲因為家人而牽起嘴角強忍淚水的時候,會想拉著小小的手代替他哭泣,有關於藝聲的一切,都想一起幫他分攤。      但是,東海知道自己能做的有限,因為他只是其中一個弟弟。      也只能是弟弟。      藝聲身上清新好聞的香味讓東海忍不住紅了眼眶,必須緊咬下唇才能忍住隨時會溢出的眼淚,還有藏在心中好久好久的淡淡愛戀。      總覺得心臟好痛好痛,好像快要喘不過氣。      明明現在抱住藝聲的人是自己,卻感覺兩人之間的距離是那麼的遙遠,連心裡的聲音都傳達不到。      「小不點?」      「哥……」抬起頭,東海深深凝視著藝聲。      藝聲一臉茫然地看著眼前的東海,不知道東海為什麼表情如此凝重,果然是因為身體不舒服嗎。      「哥、我……」      叩叩叩。      響亮的敲門聲打斷了東海的話,也打散了東海好不容易鼓足的勇氣。      「東海哥,你在裡面嗎?」      敲門的人是圭賢。      「我在,怎麼了?」東海看著推門進來的圭賢,面無表情地問。      「銀赫哥在找你喔,他說你們差不多該出發了。」圭賢用大拇指反手指著客廳的方向。      「啊、好……我知道了,謝謝你。」東海回過神來,有些窘迫地從藝聲的懷中逃了出來,然後慌慌張張地起身。      「小不點。」藝聲抓住東海的手,也跟著站起。      「哥?」      「有什麼事記得跟哥說喔,別悶在心裡,這樣對身體不好。」撫著東海有些凌亂的瀏海,藝聲溫柔地笑著。      「……嗯,我知道,我也最喜歡你了,哥。」用力抱了一下藝聲,東海也跟著笑了。      「好了好了,東海哥你動作快一點,小心待會遲到了。」一直站在一旁的圭賢插手把兩人分開,然後把東海趕出了房間。      東海依依不捨地走出藝聲的房間,當他回頭想再多看一眼的時候,好巧不巧地正好目睹圭賢一手搭上藝聲肩膀低頭親吻藝聲嘴唇的畫面,接著下一秒,東海面前的那扇房門就被關上了。      留在原地愣了愣,東海發現自己動彈不得。      「東海?你怎麼這麼慢,經紀人哥在下面等得快要抓狂了啦。」      銀赫拎著兩人份的背包一路從客廳衝了過來,打算親自拖人下樓去,要不然待會他們都得挨罵。      「東海?你聽見了嗎?東海?」      銀赫對著東海的背影喊了好幾聲都沒有反應,急忙之下索性直接伸手將東海轉向自己,然後就看見東海皺成一團的臉。      「你、你你你怎麼了?啊啊啊……別哭啊東海,別哭別哭。」      整個人撲上驚慌失措的銀赫,東海的臉埋入銀赫的頸間,終究還是哭了。                  沒事的沒事的,      哭過就會沒事的,      我馬上就會沒事的。                  如果你希望我只是你的弟弟,我會以弟弟的身份陪在你身邊。      你有你的歸屬,我也有一個屬於我的懷抱。      不越界,不跨線,永遠當你專屬的小不點。 *** 自從寫了開頭閒置到現在已經四個月 總算是寫完了XD 了結一樁一直很想寫海藝的心願XD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