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唄KUMOUTA
關於部落格
寂寞指數與寵物數量的正比理論
  • 251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文] 早安 - 全

  叮鈴叮鈴叮鈴叮鈴。
  
  鬧鐘尖銳刺耳的鈴聲瞬間劃破早晨的空氣,打散了一室的寧靜。
  
  躺在單人床上的人動了動,因為舒適的睡眠被打斷而用力地皺起眉頭,從鼻子發出了極度不滿的氣音,又昏又沉又睏的腦袋無法思考,翻過身打算迷迷糊糊地再一次睡去,被窩的溫暖讓人無法自拔地想要永遠待在裡頭,不願醒來。
  
  只可惜鬧鐘聽不見那個人的心願,依舊認真地執行身為鬧鐘該做的工作。
  
  叮鈴叮鈴叮鈴叮鈴。
  
  鬧鐘單調平版的鈴聲不斷地重複再重複,像跳針的唱片一樣失控。
  
  睡眠一再地被打擾,意識不清的同時又感到有些焦躁,現在唯有關掉鬧鐘才能再度安穩地入眠,無可奈何之下只好吃力地扭動癱軟無力的身體,勉為其難地從棉被中伸出了右手,維持緊閉眼睛的狀態往床頭櫃的方向胡亂摸索著。
  
  然後在快要摸到那該死的鬧鐘時,令人抓狂的鬧鈴聲軋然而止。
  
  原因無他,有人比自己先一步按下了鬧鐘。
  
  房間內恢復原有的安靜,只剩下關掉鬧鐘那人發出的微微嘆息,沒有多說什麼,轉身就要離開。
  
  「……哥,等、等等……」眨著一片模糊的雙眼,急著攔住來人的圭賢像一條被釣上岸的鮪魚一樣,想要起身卻無法順利施力,只能在床上掙扎著,伸長手臂死命地往藝聲的方向伸去。
  
  藝聲回頭看著圭賢滑稽又好笑的動作,不解地挑起眉,不懂圭賢到底想要做什麼。
  
  「哥,你站在那邊幹什麼,過來這裡啦。」溝不到藝聲的手,圭賢洩氣地趴在軟綿綿的枕頭上,任性地說。
  
  「你……不是還要睡覺嗎?」
  
  「沒有……哥,過來。」拍拍床邊的位置,圭賢非常堅持。
  
  藝聲站在原地稍微想了想,雖然不喜歡被弟弟命令,但還是照著圭賢的要求乖巧地坐上了單人床。
  
  「你的鬧鐘好大聲。」
  
  「是哥太敏感了。」單手撐著自己的頭,圭賢早已絲毫不見適才那副狼狽的模樣,一派高雅地側躺在床舖上,觀賞著藝聲的側影。
  
  「雖然很大聲,卻沒辦法把你叫醒。」拿起放在床頭櫃上的黑色鬧鐘,藝聲捧在手中把玩了一下,又放回原位。
  
  「就說了是哥太敏感。」
  
  「你要不要乾脆換一個新的鬧鐘啊?」最好是換一個聲音小一點,然後又可以把貪睡鬼吵醒的好鬧鐘。
  
  「……哥,你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話。」
  
  從剛才開始就牛頭不對馬嘴是怎麼一回事。
  
  藝聲轉頭看了一眼圭賢,嘴巴習慣性地微張,細長的美麗眼眸眨了又眨,然後調開視線看向門口。
  
  「……」望著藝聲一連串意義不明的動作,圭賢覺得就算已經認識藝聲這麼多年,有時候還是沒有辦法理解他的腦袋構造,還有他的內心世界。
  
  又或者,藝聲其實只是單純地在發呆而已,什麼事也沒想也說不定。
  
  「哥。」用手指拉著藝聲深色睡衣的一角,圭賢試圖引起藝聲的注意力。
  
  「嗯?」
  
  「你昨天又很晚睡了對吧,我去上廁所的時候經過你房間門口,看見你還窩在電腦前面看電影。」從門縫之中,圭賢看見了坐在椅子上把自己縮得小小的藝聲,一邊看電影一邊打盹卻堅持不肯去睡的模樣,真的令人又生氣,卻又捨不得責怪他。
  
  「你才是吧,打電動打到三更半夜不睡覺,每天早上都賴床。」
  
  「那是因為我還年輕啊,哥怎麼會和我一樣呢。」圭賢不可一世地勾起微笑。
  
  「你這小子現在是在嫌棄你哥我老了就是了。」藝聲氣呼呼地舉起右手想要揍圭賢一拳好好教訓他一頓,但終究只是威嚇用沒有實際的殺傷力,小小的拳頭被圭賢輕鬆地閃過,然後反被大手一把抓住。
  
  「我的意思是,早點睡身體才會好啊。」圭賢將藝聲的五隻手指一根一根地掰開,攤平在自己的掌心上。
  
  不管看幾次摸幾次握在手中幾次,圭賢依然打從心底覺得藝聲的手可愛到了不行,不是因為這雙手如同女人般的嬌小,而是因為如此嬌小的手屬於藝聲,所以縱使圭賢知道手長得小是藝聲一直以來感到有些自卑的部分,卻還是忍不住想要碰觸的心情。
  
  「無所謂,反正睡也睡不好,吃也吃不好,就這樣了。」藝聲的語氣中有著明顯的自暴自棄,身體差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總會習慣的。
  
  「……哥,你又瘦了。」
  
  「是嗎?瘦了比較好看吧。」摸摸自己的臉頰,藝聲露出奇怪的表情。
  
  「才不會,我覺得哥肉肉的樣子比較好。」看起來軟軟嫩嫩,咬下去口感很好的樣子。
  
  「反正我就是容易胖。」無論如何每次都是從臉開始長肉,實在是太吃虧了。
  
  「我什麼時候這麼說了。」圭賢無奈地輕嘆了口氣。
  
  「我不像你長得這麼好,又高又帥,歌唱得好又受歡迎,對吧。」藝聲的左手摸上圭賢的臉亂抹一通,好像有點嫉妒,又有點羨慕。
  
  「哥才是呢。」抓住在自己臉上肆虐的小手,圭賢攬住藝聲的肩膀,一施力就輕易地將毫無防備的藝聲拉入懷中。
  
  藝聲瞬間重心不穩,往圭賢的方向一歪,就落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
  
  「哥,跟你說真的,你最近太瘦了。」修長的手指穿過藝聲柔順的黑色髮絲,圭賢忽然想起兩人並肩站在一起的畫面,不曉得從什麼時候開始藝聲明顯比自己小了一號,無論誰都看得出來,這並不單單只是身高上的差距而已。
  
  「沒有啊。」
  
  「……要不然就是哥你變矮了。」聽到藝聲嘴硬的回答,激起了圭賢想要狠狠欺負他的欲望。
  
  明明自己的詢問是出於關心,但當事人卻是如此的漫不經心,怎麼能不讓人生氣。
  
  「你這小子……」藝聲牙癢癢地瞪著圭賢。
  
  「上次在節目上不就說了嗎,你的身體太差了。」年紀輕輕的他居然輸給了三位中年大叔,藝聲的身體到底是有多糟糕,圭賢不敢去想像。
  
  「嗯……」低下頭,藝聲自知理虧沒有回嘴。
  
  畢竟當右方的紅燈亮起時,連藝聲自己都嚇了一大跳,最後也只能苦笑。
  
  「哥,你以後要不要考慮早點睡啊?」
  
  「再看看。」如果有睡意的話。
  
  「少喝點可樂,多吃點營養的食物。」
  
  「我儘量。」如果有食欲的話。
  
  「……哥,你是故意的嗎?」圭賢瞇起眼睛,目露兇光地盯著一臉茫然的藝聲。
  
  「不用替我擔心,我是你哥耶。」藝聲露齒一笑。
  
  聽到這句話圭賢一把火又上來了,就是因為身為哥哥的人不好好照顧自己,才會讓弟弟這麼擔心不是嗎,這個人怎麼老是講不聽啊。
  
  用力吸了一口氣,圭賢告訴自己必須冷靜下來,一大早就發脾氣這樣不太好,沒氣質。
  
  「對了,哥。」把藝聲拉上床躺平,圭賢把棉被分一些蓋到藝聲的身上,雖然一張單人床躺兩個大男人實在相當擠,但圭賢不在意。
  
  「嗯?」揉揉眼睛,藝聲含糊地應著。
  
  「上個月傷到的腰,好了嗎?」
  
  「嗯。」
  
  「鼻炎呢?最近不是不太舒服嗎?」
  
  「嗯……圭賢啊,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貼心了,好不習慣。」藝聲的臉上寫滿困惑和為難,只差沒有把噁心兩個字講出口而已。
  
  「……」平常自己在藝聲心目中到底是什麼樣的形象啊。只不過多問兩句而已,有必要露出像是見鬼了一樣的吃驚反應嗎?
  
  圭賢的心情莫名有點複雜。
  
  「圭賢啊……」調整了一個舒服的姿勢,藝聲說。
  
  「什麼事?」
  
  「之前就一直很想問你了,你上次在強心臟說你最喜歡的哥哥是利特哥,第三名是始源,那第二名呢?」
  
  「銀赫哥和神童哥。」圭賢想也不想地立即回答。
  
  「……這樣啊。」其實就算不問,藝聲也大概猜得到答案,但是當他親耳聽見圭賢說出口的時候,還是多少有些失望。
  
  「哥很失望?」圭賢明知故問。
  
  藝聲搖頭,臉上沒有什麼特別的表情。
  
  「哥不想知道你是第幾名嗎?」
  
  「不想。」藝聲回答,然後疲倦地閉上眼睛,結束話題。
  
  最想要的位置已經被佔走了,所以就算現在問再多也沒有意義。
  
  果然是因為太早起的關係嗎,要不然怎麼會突然變得這麼累呢?
  
  凝視著面向自己閉目養神的藝聲,圭賢的心臟有一點疼,想再說些什麼卻完全開不了口,就只是靜靜地看著。
  
  圭賢知道藝聲想聽的答案,也知道藝聲失落的理由,但是圭賢沒有說。
  
  哥,如果我對你說,你不在我喜歡的哥哥排行榜裡,你會不會很生氣。
  
  哥,如果我對你說,我把最特別的位置留下來給你,你會不會很感動。
  
  哥,如果我對你說,其實你遠勝於第一名的利特哥,你會不會很高興。
  
  白皙的指尖遊走在藝聲的臉頰周圍,圭賢低下頭,輕輕地在藝聲的嘴角印下一吻,柔聲說。
  
  「哥,再睡一會吧,待會換我叫醒你。」
  
  將藝聲摟進懷裡,在沒有人看得見的角度,圭賢斂下的烏黑眼眸中滿溢著不曾看過的溫柔和深情。
  
  
  
  明明知道說了情話會讓藝聲開心,
  卻還是安靜地用自己的方式愛你。
  明明知道設了鬧鐘會把藝聲吵醒,
  卻還是貪戀每天早晨的短暫幸福。
  
  
  
  哥,對不起,我好自私。
  哥,對不起,我好愛你。
  
  
  
  早安,早安。
  睜開眼睛看見你,相信今天又是好心情。



***
出處:110830 強心臟、110831 維他命

寫到最後面完全就是快要睡著XD

用鬧鐘來釣敏感美人這招其實很不錯(?)
難怪維他命主持人叫圭賢別用鬧鐘吵人的時候他沒答應XD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