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唄KUMOUTA
關於部落格
寂寞指數與寵物數量的正比理論
  • 251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文] 安全感 - 全

  啪的一聲闔上手中的雜誌,藝聲摘掉左右兩邊的耳機,關掉電腦螢幕上已經放映結束的電影視窗,拿起桌上空空如也的水果盤和馬克杯,從柔軟舒適的椅子上起身。
  
  開了牆上的燈,走進廚房將盤子和杯子洗好歸位,藝聲甩著濕搭搭的兩隻手走回客廳,發現今晚的十一樓多了兩位可愛的客人。
  
  厲旭拿著不知道是樂譜還是什麼東西的資料,和晟敏兩個人窩在沙發上認真地研究著,東海則是和銀赫擠在電視機前的地板上一邊吵鬧一邊玩遊戲,而老么圭賢仍然是老樣子,宅在電腦前方昏天暗地打著電動。明明是再普通不過的日常風景,卻讓人有種無法取代的安心感,藝聲非常喜歡這種感覺。
  
  待在原地站了一會兒,藝聲暫時沒有想要繼續看下一部電影的心情,環視一圈寬敞的客廳,選定好目標,藝聲邁開步伐朝著圭賢的方向走去。
  
  屏著氣息悄聲來到圭賢的身後,藝聲彎下身體張開手臂,沒有事先打聲招呼就忽然整個人用力撲上圭賢的後背,兩隻小手不安份地從圭賢的腋下兩邊穿過伸到胸前,然後緊緊地抱住。
  
  「哇啊……唉呦,放手啦,藝聲哥。」圭賢被突如其來的撞擊嚇了一大跳,但是比起被偷襲的驚嚇,圭賢最在意的還是玩電動受到阻礙的這件事情,嘴上嚷嚷的同時也不停地扭動身體想要掙脫藝聲的懷抱。
  
  就算不用回頭,光憑過去的經驗和背後傳來的溫度及香氣,圭賢就能清楚地知道抱住自己的那個人是誰,他和他之間就是如此的親密。
  
  「……」藝聲對圭賢的抗議充耳不聞,硬是將自己的臉塞進圭賢的頸窩裡頭,這是藝聲最喜歡的位置。
  
  「哥!」眼看心愛的遊戲就要毀在藝聲的搗亂之中,圭賢心急地喊著。
  
  被圭賢這樣一吼,藝聲只好悻悻然地放開手,然後用小小的拳頭敲了一下圭賢的後腦勺順便發洩心中的不滿,這孩子最近真的是越來越不禮貌了,給哥哥抱一下又不會少塊肉,嘖嘖。
  
  鬧完圭賢,藝聲扭頭看向擺放沙發的區域,厲旭和晟敏仍舊埋頭研究著手上的那些紙張,藝聲默默地靠了過去,想要偷聽兩人在聊些什麼話題,想不到才剛拿起沙發上的柔軟抱枕正準備一屁股坐上厲旭身旁的空位時,原本討論得正熱烈的兩個人突然停了下來,不約而同地轉頭看向藝聲,臉上寫著困惑。
  
  「哥,你怎麼了嗎?」厲旭首先開口。
  
  「嗯?」藝聲不懂厲旭的意思,只能眨著眼睛茫然地和他們對望。
  
  「藝聲哥是肚子餓了嗎?」晟敏問。
  
  「原來哥是餓了啊,我去幫你煮一點宵夜吧,哥有想吃什麼嗎?」厲旭立刻接了話,一邊已經開始在腦中想著要煮什麼宵夜給藝聲吃。
  
  「不用,我不餓。」藝聲趕緊擺擺手,這麼晚了還吃宵夜,明天早上他的臉肯定又要腫了一圈。
  
  「還是渴了呢?」晟敏又問。
  
  「那我去泡杯熱茶好不好?對喉嚨很好的那種茶可以嗎?還是說,哥想要再吃點水果呢?」厲旭說著說著就要從沙發上站起來。
  
  「都不用,真的都不用,厲旭你快點回來坐好。」藝聲手忙腳亂地把厲旭拉回位置上,就怕厲旭真的衝進廚房弄了一整桌豐盛的宵夜出來,這樣子可不行。藝聲明明只是想要參與厲旭和晟敏的談話而已,想不到居然被誤會自己像個貪吃鬼一樣又餓又渴,該說是他們兩人太過貼心,還是過度擔心呢。
  
  「這樣啊,那哥如果有需要什麼記得說喔。」厲旭最後不忘補充一句。
  
  「嗯、嗯……謝謝你們。」伸手摸了摸厲旭和晟敏的頭,對於兩位如此貼心又可愛的弟弟,藝聲覺得相當感動,但是又覺得如果再繼續待下去好像真的會被迫吃下些什麼,還是快點溜吧。
  
  拋下枕頭逃離長型的黑色真皮沙發,藝聲繞過客廳中央的木製矮桌來到電視機前,蹲到東海和銀赫的正中間,然後在地板上坐了下來。
  
  藝聲往左邊看向猛按遊戲把手的東海,再往右邊望向表情無比猙獰的銀赫,接著抬頭盯著大尺吋的液晶電視內拼命廝殺的兩位遊戲角色,藝聲就這樣來回不斷地重複了好幾次,直到他們兩人其中一方擊敗了對方為止。
  
  「喔耶萬歲,哥哥哥,你快看你快看,我贏了耶。」東海丟下遊戲把手用力撲向藝聲,嘴上還一邊大聲歡呼,像中了頭獎一樣整個人樂得不得了。
  
  「我們小不點好厲害。」藝聲被興奮無比的東海晃得頭昏眼花,但是仍然溫柔地拍著東海的背表示鼓勵和稱讚。
  
  「……不公平啦,都是哥擋在這裡我才會輸掉的。」銀赫不滿地小聲嘀咕著。
  
  「啊?」藝聲愣了一下。
  
  「喂喂喂,銀赫你有風度一點,輸就輸了沒事為什麼要怪藝聲哥啊,明明就是因為你太弱了好不好。」東海護著無緣無故被牽連進去的藝聲,還對銀赫扮了一個可愛的鬼臉。
  
  「要不然我們再來比一場啊。」銀赫不服輸地說。
  
  「沒問題,比就比怕你喔。」東海也不甘示弱。
  
  「這次我可不會讓你啊。」
  
  「是我才應該讓你吧。」
  
  「待會輸了別哭啊。」
  
  「是你吧愛哭鬼。」
  
  兩個人像小孩子似的你一言我一句誰也不肯讓誰,每次他們只要一鬥嘴起來就會吵得沒完沒了,而且對話的內容還幼稚至極,低層次的爭吵讓藝聲在一旁聽得想笑,憋得嘴角都快要抽筋了。
  
  雖然看著兩人爭吵非常有趣,但是身為十一樓的最年長者,藝聲知道自己有責任阻止這場鬧劇。
  
  「好了好了,你們兩個都冷靜一點。」一左一右推開東海和銀赫的臉不讓他們繼續大眼瞪小眼,藝聲沒好氣地說。
  
  「哥……你看銀赫啦,每次輸了都賴皮沒風度。」東海一臉委屈。
  
  「李東海你惡人先告狀,到底是誰只要輸了就任性亂扔把手,還會氣到哭出來的啊。」偶爾鬧脾氣嚴重一點的時候甚至還會動手揍人,銀赫覺得自己真是可憐到不行。
  
  「吵死了吵死了,你閉嘴啦。」東海撲進藝聲的懷裡,不想再跟銀赫說話。
  
  「真是的,你們兩個都別吵了,別玩不就得了。」藝聲寵溺地摸著東海的頭,並伸手拍拍銀赫的背,同時安撫著兩位個性彆扭的小傢伙。
  
  「可是如果不玩遊戲的話會很無聊啊。」東海嘟著嘴說。
  
  「就是啊。」銀赫點頭附和。
  
  「那怎麼辦?要不然看書好了,我房間有很多有趣的書喔。」藝聲建議。
  
  「才不要,……啊,對了,我有一個好主意,藝聲哥陪我們玩不就得了嗎?」原本一直把臉埋在藝聲胸前的東海不知何時已經抬起頭,用閃閃發亮的眼神直直盯著藝聲,水汪汪的靈活大眼眨呀眨,像極了一隻發現獵物的大型黃金獵犬。
  
  「我?」
  
  「嗯,就像這樣。」東海才剛說完,原本環在藝聲腰上的雙手開始動了起來,十隻手指一同往上往下搔著藝聲的腰和胳肢窩。
  
  「等、等等等等……哈哈哈,好癢、快住、住手……」東海的突襲讓藝聲措手不及,從腰間猛然傳來一陣又一陣難以忍受的癢,原本就怕癢的藝聲開始拼命掙扎,身體抖得像隻被捕獲的魚一樣,動作看起來相當滑稽。
  
  「不要,我不住手。」東海越玩越起勁,搔癢的動作也變得更加激烈。
  
  「小、小不點……快停,真的很、很癢……哈哈、哈哈哈、快點停下……」藝聲一邊笑一邊往後扭動,整個人抖到好像快要抽筋了,想要推開東海卻發現已經虛脫到無法出力,只能任東海宰割。
  
  「哥,很好玩對吧?」東海得意洋洋地說。
  
  「……不、不好玩,真、真的很癢……哇啊!」在努力閃躲東海的途中,藝聲的重心突然一個不穩,身體無法控制地往後仰,頭朝著客廳的地板跌了下去。
  
  「哥!」
  
  在藝聲的後腦勺與磁磚地板正面接觸之前,一直待在旁邊笑嘻嘻地看著兩人玩耍的銀赫趕緊伸出手,準確地用手掌接住了藝聲的頭,才讓十一樓的宿舍免於一場血光。
  
  「厲旭,丟個枕頭給我。」銀赫對著後方的沙發喊著,接下來就飛來了一顆印著藝聲臉蛋圖案的四方型抱枕,還有一句厲旭的發生什麼事了嗎。
  
  「沒事沒事,我們在玩而已……哥,這個給你。」朝著厲旭揮揮手,銀赫把枕頭墊在藝聲的後腦勺下方,讓他躺平在地板上。
  
  「好危險,嚇死人了。」藝聲拍著劇烈起伏的胸口,驚魂未定地說。
  
  「哥……對不起。」東海可憐兮兮地道歉。
  
  「你看你,每次都不知道節制,如果害哥撞到頭變得更奇怪那該怎麼辦啊。」銀赫在一旁加油添醋。
  
  「銀赫你……」這孩子到底是在幫他還是在損他啊。
  
  「藝聲哥,對不起……」沮喪地垂著頭,東海兩顆又大又黑的眼睛好像快要滴出水來了,看得藝聲一陣心疼。
  
  「沒事沒事,下次別再搔我癢就好了,小不點,過來。」握住東海的手,藝聲示意東海靠過去讓他抱一抱,弟弟不管到了幾歲都還是弟弟,當哥哥的怎麼能捨得不疼他呢,尤其東海又這麼可愛。
  
  「哥。」燦爛的笑容浮上東海的嘴角,東海興奮地躺到藝聲的身邊。
  
  緊緊摟著藝聲纖細的腰,東海甚至還得寸進尺地抬起腿往右壓住了藝聲的雙腳,稍嫌粗魯的動作害得藝聲的身體突然一僵,臉色也跟著白了幾分。
  
  「哥,你怎麼了?」仍然坐著的銀赫從上往下可以很清楚地觀察到藝聲的表情變化,忍不住開口問。
  
  「沒有,沒什麼。」藝聲搖頭,有些勉強地笑了笑。
  
  「該不會……東海,腳快點抬起來,你壓到藝聲哥的傷口了。」銀赫拍打著東海的大腿,心急地說。
  
  「咦?」東海慌慌張張地從藝聲的身上退開,然後爬了起來。
  
  「我沒事啦。」
  
  「哥,我把你的褲管捲上去喔。」無視藝聲的話,銀赫自顧自地動作。
  
  棉質的灰色長褲很輕鬆地就捲到了膝蓋以上,藝聲的右腳膝蓋處有著一大塊觸目驚心的傷口,雖然沒有外傷但是深紫色的瘀血看得銀赫和東海都倒抽了一口氣,不過幸好好像沒有傷到骨頭的樣子,要不然藝聲大概連走路都有困難了吧。
  
  這是昨天在戶外表演時所摔傷的痕跡,表演才剛開始沒有多久,藝聲在走位時因為舞台濕滑一個不注意而摔倒了,雖然一時無法順利站起但很快就恢復了正常,正常到下台之後大家都不小心忘記了這件插曲,直到現在才想到要做處理,要是銀赫沒有發現藝聲的異狀,藝聲八成連藥都不打算擦,就讓膝蓋的瘀血隨著時間自然痊癒吧。
  
  其實對他們來說受傷並不稀奇,但受了傷卻不治療的人才最令人擔心。
  
  「銀赫,你去拿醫藥箱啦。」東海看著藝聲的腿傷,一邊推了推銀赫的肩膀。
  
  「為什麼是我?」
  
  「我又不住這一樓,最好是知道醫藥箱放在哪邊啦,動作快一點。」扭頭瞪了銀赫一眼,東海氣呼呼地說。
  
  「也對喔,等我一下。」銀赫從地板上站起來,迅速地跑到廚房外面的一排櫃子中翻找著,兩分鐘後又拎著一個白色箱子衝了回來。
  
  「哥,可能會有點痛喔,要忍住。」
  
  藝聲微笑著點點頭,連這點痛都不能忍的話算什麼男人呢。
  
  銀赫拉起藝聲讓他坐起身,自己則是繞到藝聲的後方當人肉靠墊,東海單腳跪在前方小心翼翼地屈起了藝聲的右膝蓋,打開藥膏塗抹在患部上,然後用雙手的大拇指將腿上的瘀血慢慢推開。
  
  微微皺著眉,刺痛感、鈍痛感和藥膏熱熱麻麻的觸感混合在一起經由感官神經傳了過來,藝聲沒有喊疼也沒有縮回右腳,只是靜靜地讓東海替自己處理。
  
  過了幾分鐘之後,東海蓋起醫藥箱,抹著額頭一臉大工告成的滿足樣。
  
  「這樣過幾天應該就會好了,哥要小心一點別再撞到了喔。」東海叮嚀著。
  
  「剛才明明就是你壓到的。」銀赫默默地說。
  
  「你很煩耶,我又不是故意的。」
  
  「謝謝你,小不點。」適時地插入東海和銀赫的對話之間,藝聲往前探出身子,張開手臂抱住了東海,並在東海光滑的臉頰上親了一下表示感謝。
  
  「不客氣啦,藝聲哥。」兩手環上藝聲窄瘦的肩膀,東海也在藝聲臉上偷了個香。
  
  銀赫在後面無奈地搖著頭,他對這對兄弟實在沒轍,真的是肉麻到不行。
  
  「銀赫也要過來親一下嗎?」藝聲轉頭,帶著微笑問。
  
  「……不用了,謝謝。」
  
  「啊!糟了糟了,特哥要我在十一點半之前帶銀赫和晟敏哥上去一趟,哥,我們先回去了喔。」東海一說完就匆忙站了起來,還一邊扯著銀赫要他快點起身,然後回頭喊了厲旭和晟敏,準備四個人一起上樓。
  
  「快去吧,晚安。」
  
  「哥,晚安,記得小心點喔。」東海臨走之前不放心地又丟下一句。
  
  「好。」
  
  對著弟弟們揮了揮手,藝聲在大門關起之後又躺回了地板上。
  
  看著雪白的天花板,耳邊忽然傳來了指甲摩擦地板的輕快聲響,從遠方漸漸逼近,藝聲還來不及撐起身體就被一團毛茸茸的東西撲上,然後臉也被又短又濕的舌頭狂舔著。
  
  「小不點,你剛才跑去哪裡了。」
  
  雙手揉著博美犬的柔軟黑毛,藝聲抱著心愛的寵物小狗在地上滾來滾去,像個傻爸爸一樣不停地又親又蹭,只差沒有喜歡到一口咬下去而已。
  
  「啊,對了,哥去拿些點心給你吃吧。」
  
  想起前幾天剛買的狗餅乾,藝聲抱起小狗走進廚房,打開放置狗食的上方櫃子,拿出裝滿餅乾的塑膠袋,彎下腰倒了一些在小不點專用的鐵碗裡頭,然後再把袋子綁好準備將東西歸回原處。
  
  想不到一抬頭,藝聲就一個勁地撞上了尚未關起的櫃子門,堅硬的門角與右眼上方的骨頭相撞,痛得藝聲忍不住低下頭,用右手捂住了前額。
  
  在藝聲疼得動彈不得的時候,一雙大手一聲不響地伸了過來。
  
  「哥……你沒事吧?」一手握住藝聲的後頸,另一手捧起藝聲的臉面向自己,圭賢撥開柔順的烏黑瀏海,修長的手指輕輕地撫上藝聲撞紅的額頭。
  
  「……沒事。」藝聲愣了一下,搖搖頭。
  
  「都腫起來了還說沒事。」大拇指的指腹按著明顯腫起的部位,圭賢聽見了藝聲因為吃疼而發出的抽氣聲。
  
  「待會就會好了。」拉下圭賢的手,藝聲把餅乾放進櫃子裡,然後關了起來。
  
  「剛剛東海哥他們才幫你上藥,怎麼這麼快又弄傷了。」
  
  「你……你看到了啊。」藝聲不好意思地抓了抓頭,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覺得有些丟臉,老是要弟弟們替自己擔心,他這個當哥哥的真是失職。
  
  「看到了喔,哥痛得都快掉眼淚了呢。」甚至還看見了給東海的親吻和擁抱。
  
  「是你看錯了吧。」痛到哭,門都沒有。
  
  「嘻嘻嘻……好了,哥,你在這裡等一下。」圭賢轉身走向客廳,提起擱置在地板上的醫藥箱,接著又走回了廚房。
  
  站在四方型的木頭餐桌旁,圭賢掀開蓋子拿出剛才東海用過的藥膏,擠了一些在手上。
  
  「我自己來就好了。」
  
  「不行。」躲開藝聲伸來的手,圭賢堅持自己來。
  
  「圭賢啊……」
  
  「哥,乖,別亂動喔。」
  
  低頭在藝聲的額頭上落下安撫性的一吻,圭賢重覆著剛才東海做過的動作,輕輕按摩著藝聲額頭上的紅腫,等到藥膏發揮效用之後才收手。
  
  把醫藥箱收拾好,圭賢走到流理台前,打開水龍頭洗著沾滿藥膏的雙手。
  
  藝聲安靜地跟了過去,看著圭賢微微彎下的背影,想也不想地就抱了上去。
  
  「……謝謝。」藝聲的臉貼在圭賢的後頸,小聲地說。
  
  視線往下看見環繞在自己胸口處的兩隻小手,圭賢忍不住揚起了笑容,藝聲溫熱的氣息和柔軟的髮絲摩擦著自己的頸間,暖暖的感覺讓圭賢捨不得離開這個懷抱。說起來也好笑,藝聲明明就長得比自己嬌小一些,卻老是喜歡從後面把人抱個滿懷,圭賢每次都會想,藝聲那短短的手臂伸得這麼長難道都不會累嗎。
  
  而且比起被抱,圭賢發現藝聲比較喜歡主動抱人。
  
  不單單只有自己,東海、銀赫、神童,還有利特等等之類的團員都是藝聲喜歡接近的對象,因為打從心底喜歡所以才會想要碰觸,然後藝聲可以藉由擁抱牽手親吻的動作得到他一直渴望獲得的安全感。
  
  害怕寂寞的藝聲,只有靠著他人肌膚的溫暖才能緩解內心的強烈不安。
  
  藝聲比誰都需要關心,需要愛情,需要陪伴,卻不會主動開口要求,只會待在原地乖巧地等待。
  
  明明就從團員和歌迷那裡得到滿滿的愛和關懷,卻好像無法順利傳達到藝聲的內心最深處。
  這樣子的藝聲,總是讓圭賢生氣又心疼。
  
  拉開藝聲抱得死緊的手,圭賢轉過身將藝聲拉進懷中,靠在廚房的流理台旁,兩個人面對面地擁抱著。
  
  「哥,我的獎勵呢?」美麗的手指玩著藝聲的髮尾,圭賢說。
  
  「什麼獎勵?」
  
  「當然是像剛才你給東海哥的獎勵啊。」圭賢說話時的口氣有點酸。
  
  「……東海?沒有吧。」藝聲困惑了。
  
  「你對人家又親又抱的還敢說沒有。」圭賢不滿地張口咬了一下藝聲的耳朵,哪有人記性這麼差的啊,果然是年紀大了嗎。
  
  「喔,你說那個喔……好啊。」藝聲答應得相當乾脆。
  
  仰起頭,藝聲在圭賢的臉頰印上自己的嘴唇,然後很快地退開。
  
  「……哥,你超沒誠意的。」
  
  「圭賢你要求很多耶。」
  
  「……」現在是怎樣,他該不會是失寵了吧。
  
  正當圭賢在心中哀怨藝聲特別偏愛東海和銀赫的時候,唇上突然一片溫熱,水潤的薄薄唇瓣再次貼了上來,左右兩隻小手也攀上了圭賢的肩膀。
  
  又圓又大的眼睛因為驚訝而眨了又眨,圭賢立刻回過神來,收緊環在藝聲腰際上的手,熱烈地回應藝聲主動獻上的甜美親吻。
  
  明明知道這樣的親吻只給自己,卻還是小心眼地嫉妒起曾經得到藝聲親吻的每個人。
  
  明明知道特別的位置只給自己,卻還是像個貪心的孩子似地想要獨占藝聲所有的愛。
  
  自私地希望如此不成熟的自己,能夠像現在這樣一直一直陪伴在藝聲身邊。
  
  意亂情迷的深吻漸緩,圭賢收回在藝聲口中盡情肆虐的靈活舌頭,貪戀地舔著濕潤的粉紅嘴唇,最後才依依不捨地放開臉蛋紅成一片的藝聲。
  
  愛憐地嗅著藝聲身上的香氣,圭賢緊緊地抱著懷裡的人,輕聲喚著。
  
  「哥。」
  
  「圭賢吶……」
  
  「嗯?」
  
  「謝謝你。」
  
  小小的手掌寵溺地摸著圭賢的臉,藝聲彎著眼,露出迷人的美麗笑容。
  
  抓住藝聲的手收在自己的掌心裡,圭賢搖搖頭,再次封住了藝聲的唇。
  
  不知道已經在心中默念了多少次,那句永遠說不膩的告白。
  
  
  
  哥,
  你覺得寂寞我可以陪你,
  你難過沮喪我可以吻你,
  你沒安全感我可以抱你,
  我不要你說謝謝,只想聽你說喜歡。
  
  
  
  一次,兩次,三次,
  數著在你唇上落下親吻的次數,
  我發現原來我早已經離不開你。



***
出處:111009 Friends of Korea

不小心破了字數,一定是因為赫海太搶戲XD
滑倒當時的飯拍看了N次,心疼死O___Q
希望下次能夠小心一點ˊ口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