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唄KUMOUTA
關於部落格
寂寞指數與寵物數量的正比理論
  • 251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文] 歡迎回家- 全

  『喂,哥,睡了嗎?』
  『喂,哥,起床了嗎?』
  『喂,哥,鼻炎好了嗎?』
  『喂,哥,我遇到強盜了。』
  『喂,哥,今晚球賽好精彩。』
  『喂,哥,西班牙真的好美麗。』
  『喂,哥,韓國的天氣怎麼樣呢?』
  『喂,哥,我要回去了,……想你。』
  
  
  
  掛斷電話,藝聲拉了拉身上的棉被,閉上眼睛迷迷糊糊地睡去。
  
  圭賢說,白天就會回到韓國。
  
  自從在紐約分開之後,不知不覺已經過了一個禮拜,這段時間是宣傳期後演唱會前一次難得的休假,有些人繼續留在美國觀光,有些人另外安排了活動,例如獨自一人跑去西班牙旅行的圭賢,又例如乖巧地回到韓國治療鼻炎的藝聲。
  
  每位團員都有效地利用了這得來不易的假期,把握機會好好放鬆一下,然後很快的,休假一轉眼就結束了。
  
  在西班牙旅遊的日子,圭賢天天都會打電話回來,每次都是短短的幾句話簡單交代一下近況,接著又丟下電話歡樂地玩耍去了,不過這也不怪他,畢竟國際電話不便宜,而且難得可以如此放縱的玩,當然不可能錯過了。
  
  藝聲並不介意,也覺得無所謂。
  
  只要能夠親耳聽見圭賢的聲音就夠了。
  
  只要知道圭賢現在過得很好就可以了。
  
  雖然當藝聲得知圭賢在西班牙遭遇搶劫的時候,擔心得整個人都慌了,滿腦子都是在擔心圭賢有沒有受傷,最後藝聲是在圭賢的安撫下恢復冷靜,這孩子總是這樣,讓人操心。
  
  雙手緊緊握著電話,藝聲聽著圭賢在另一端不斷重複說著「哥,我很好。」
  
  圭賢還說,西班牙真的很美,以後一定要帶哥一起來。
  
  藝聲記得自己淡淡地笑了,沒有回答。
  
  所謂的以後,所謂的將來,因為沒有把握所以不能輕易承諾,只能小心翼翼地將圭賢給的隻字片語放進心裡,當作最珍貴的回憶。
  
  短暫的沉默讓圭賢困惑,試著喊了一聲哥。
  
  藝聲說,盡情地玩吧。
  
  忍住隨時脫口而出的想念,藝聲對圭賢說了聲再見之後就匆匆掛了電話。
  
  其實對他們而言,分隔兩地並不是什麼稀奇罕見的事情,就像是子團體在中國用月為單位的宣傳,以及在台灣的短期住宿,這是工作的一部分,也是生活的一部分。
  
  見不到面、感受不到體溫的時間只能用思念替代,然後才發現,原來對於寂寞已經是如此的熟悉。
  
  雖然不至於麻木不仁,卻也學會了忍耐。
  
  只是當早晨被自己的鬧鐘吵醒時,會突然很懷念提早被圭賢鬧鐘吵醒的日子,也開始懷念替貪睡的圭賢按掉鬧鐘的每一個早晨。
  
  每當天氣冷的時候,藝聲會特別想念不在自己身邊的圭賢,就算裹著棉被也無法緩解發自體內的寒冷,缺少圭賢的體溫和懷抱就會覺得原來韓國的冬天這麼難熬,不過幸好,今年他有小不點。
  
  即使圭賢偶爾不在身邊,也不會冷了。
  
  圭賢回來的這一天,藝聲抱著小不點窩在客廳的沙發上,一邊翻著書聽著音樂,放在一旁的手機忽然響了。
  
  圭賢問,哥,你要來機場接我嗎?
  
  藝聲說,不會,我不去。
  
  圭賢還來不及出聲抗議,藝聲又接下去說,我會在家等你。
  
  留在家中等待的每分每秒都讓人靜不下心,喜歡的小說看不下去,喜歡的音樂聽不進去,隔不到兩分鐘就抬頭看向時鐘,一心一意注意著大門的動靜,隨時做好衝過去迎接的準備。
  叮咚。
  
  拉開大門,映入眼簾的是笑得燦爛的圭賢。
  
  「哥,我回來了。」
  
  高大的身體朝著自己的方向撲了過來,藝聲被抱著滿懷,熟悉的氣息頓時包覆在身體四周,藝聲忍不住笑了。
  
  「歡迎回家,圭賢。」
  
  
  
  『喂,圭賢,醒了嗎?』
  『喂,圭賢,回家了嗎?』
  『喂,圭賢,哥去醫院了。』
  『喂,圭賢,有沒有受傷呢?』
  『喂,圭賢,球衣很適合你喔。』
  『喂,圭賢,一個人在外要小心。』
  『喂,圭賢,最近天氣開始變冷了。』
  『喂,圭賢,哥等你……快點回來吧。』
  
  
  
  每個簡單的問候背後都藏著滿滿的思念,
  用無關的字句取代一句又一句的我想你,
  歡迎回來,歡迎回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