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唄KUMOUTA
關於部落格
寂寞指數與寵物數量的正比理論
  • 251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文] 矛盾 - 全

  「哥……」
  
  藝聲緩緩張開眼睛,模糊的視線中出現了圭賢的臉,烏黑漂亮的大眼睛直直盯著自己,圓潤的雙眸中透露出明顯的擔憂。
  
  「……圭賢?」
  
  「哥,你身體不舒服嗎?」坐到藝聲的身邊,圭賢問。
  
  「沒有,我沒事……我睡著了?」撐起從沙發椅背上滑下的虛軟身體,藝聲用力地甩了甩頭,疲憊地用手指捏著雙眼的眼頭,試圖想讓自己清醒一點。
  
  「嗯,我剛剛一進門,就看見你睡死在沙發上了。」圭賢彎下身體,伸手撿起散落在客廳地板上的幾張白紙,拿起來仔細一看,才發現原來是新專輯的歌譜和歌詞,看樣子藝聲是背譜背到睡著了。
  
  「糟糕……一不小心就……」接過圭賢遞來的紙張,藝聲輕聲說了謝謝。
  
  「哥,累了就去房間休息,還有一點時間吧。」
  
  「不要緊的。」藝聲搖了搖頭,果斷地拒絕了圭賢的好意和關心。
  
  對於藝聲莫名其妙的固執,圭賢忍不住皺起了好看的眉,正當他打算繼續說些什麼的時候,藝聲像是突然想起些什麼似地開始左右張望,沒看見預想中的人影才轉頭看著圭賢問。
  
  「對了,其他人呢?」
  
  「在樓下和經紀人哥說話,應該很快就上來了吧。」
  
  「這樣啊……」藝聲點點頭,接著斂下雙眼,再次開始閱讀起手中的歌詞。
  
  「哥,夠了,別看了,稍微休息一下吧,你待會不是還要出門嗎?」為了錄製代班廣播,藝聲每天晚上都要和利特一塊出門上通告,等工作結束回到宿舍之後都已經很晚了,所以圭賢希望藝聲可以稍作休息以保存體力。
  
  「嗯……」藝聲相當敷衍地應了一聲,但是嘴上又自顧自地哼起了優美的旋律,完全不理會圭賢的建議。
  
  看到藝聲對自己的關心充耳不聞的冷淡模樣,圭賢一個不滿,立刻伸手抽走藝聲拿在手中的一大疊歌譜,用強硬的手段不讓藝聲繼續看下去。
  
  「圭賢。」突如其來的舉動讓藝聲愣了愣,接著沒好氣地說。
  
  「誰叫哥根本就講不聽,沒收沒收。」
  
  「臭小子,我是你哥,快點把東西還給我。」
  
  「我才不要……咦?哥,這首曲子是什麼啊?」身手靈敏地閃過藝聲想要搶奪歌譜的小小右手,圭賢無意間瞄到最上層的那張紙,好奇地問。
  
  「……」轉頭看向前方一片漆黑的大型液晶電視,藝聲安靜下來,沒有回應。
  
  「哥?」
  
  「……這是下次節目上要演唱的歌曲。」藝聲猶豫了一下,然後才小小聲地回答。
  
  「是喔。」圭賢一張一張地翻過那些微微發皺的白紙,除了最前面的兩張歌譜之外,剩下的全部都是今年預訂收錄在專輯裡的新歌,每一張紙上都用紅筆清楚地標記著藝聲負責的部分,還有藝聲自己親筆寫下的註記,密密麻麻地佈滿了整面歌譜。
  
  看著手中的這些紙,圭賢忽然想起前幾天厲旭用著擔心的口氣喃喃自語道。
  
  
  
  最近,藝聲哥連睡覺的時候都抱著歌譜呢。
  
  
  
  那個時候圭賢沒有多想,但是當他今天剛好撞見藝聲倚在沙發上熟睡的模樣,臉上明顯的疲倦痕跡讓圭賢不禁感到心疼,想要伸手替藝聲撫平眉間的皺褶,卻又怕因為自己的動作驚動了藝聲,只不過看到藝聲睡得這麼不舒服,圭賢最後還是選擇喚醒睡夢中的那個男人。
  
  圭賢偶爾會想,這個人到底是有多麼不懂得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藝聲大概還是無法理解自己的這些舉動會讓多少人擔心吧,要不然也不會總是這樣了。
  
  努力忍住張口嘆氣的衝動,圭賢把那疊紙張全數整理好,然後放到了前方的長方形桌子上。
  
  「哥,住手。」
  
  像是早就已經預料到藝聲會有這個行動,圭賢搶在藝聲之前伸出手臂,一把抓住了藝聲企圖想從桌面上拿走歌詞的不安份右手,圭賢將藝聲小小的手握在自己的掌心之中,並把藝聲的身體往自己的方向拉近了一些,讓他們兩個人互相倚靠著彼此,肩併著肩坐在客廳的長型沙發上。
  
  過於親暱的舉動讓藝聲頓了一下,僵直著身體沒有動作。
  
  「……哥。」
  
  「嗯?」
  
  「真的不進去睡一會嗎?」
  
  「喔……不到一小時就要出門了,不用了。」藝聲不懂圭賢為什麼這麼執意要自己進去休息,其實原本他還想要趁著出門前的這段時間多多練習一下新歌的說,想不到居然被圭賢打亂了行程,真是失策。
  
  「……對了,哥。」
  
  圭賢將藝聲的手攤開在自己的手心上,又軟又暖的觸感讓人欲罷不能,垂下雙眼靜靜地盯著藝聲尺寸過小的右手,圭賢收起修長的手指與藝聲十指交扣,緊緊地握著。
  
  「怎麼了?」
  
  「我前兩天有跟利特哥一起看節目喔,哥唱得真好。」
  
  「啊……嗯,謝謝。」藝聲的臉頰微微發熱,被圭賢牽住的手動彈不得,想抽開卻不敢太明顯,只能默默地做小動作的掙扎。
  
  「下週播出的部分是明天要錄嗎?」
  
  「嗯。」
  
  「我很期待,畢竟哥練習了這麼久。」圭賢扭頭看向藝聲,揚起了一個微笑。
  
  「我只要能夠好好地唱就好了。」
  
  比起結果,對藝聲來說,過程更加重要。
  
  藝聲只是想讓世人知道,在他們的團體之中有人如此努力地唱著歌,這樣就足夠了,如果能夠獲得高名次固然令人欣喜,但那些不是最重要的部分。
  
  圭賢凝視著藝聲線條優美的側臉,猶豫著該不該提起不久前得知的那件事,有些急躁地抿了抿嘴唇,圭賢開口道。
  
  「……哥,其實我今天從經紀人哥那裡聽說了,從下個月開始……」
  
  「我知道。」打斷圭賢的話,藝聲說。
  
  「咦?」
  
  「我知道喔,接下來換你上不朽的名曲對吧,好好加油啊。」用左手拍拍圭賢的肩膀,藝聲的視線停在圭賢的臉上,嘴角向上牽起了淡淡的弧度。
  
  「哥……」
  
  當圭賢正想要接下去說些什麼的時候,大門口忽然傳來了好幾個人的說話聲,間接中斷了兩人尚未結束的對話。
  
  「大家回來了,我也差不多要準備出門了。」抽開被圭賢緊握住的手,藝聲從沙發上起身,順手拿起桌子上的歌譜離開客廳。
  
  當藝聲經過大門的旁邊時,門剛好被人推開,銀赫、晟敏和東海依序走了進來,東海一看見藝聲,就扯開大嗓門,像隻小狗一樣地朝著藝聲的方向撲了過去。
  
  「哥,我回來了。」
  
  「好痛,東海啊,你也輕一點。」被東海壯碩的身軀撞了一下,藝聲往後退了幾步才站穩,沒好氣地說。
  
  「嘿嘿嘿,啊,對了對了,利特哥要我跟哥說待會直接在樓下集合喔。」
  
  「我知道了,謝謝你。」摸摸東海的頭,藝聲寵溺地說。
  
  「嘻嘻。」抱著藝聲瘦瘦窄窄的肩膀,東海衝著藝聲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
  
  「好了,我先進去了,你慢慢玩吧。」捏了一下東海粉嫩白皙的臉頰,藝聲轉身往房間的方向離去。
  
  打開臥房的燈,在藝聲正打算反手關上房門的下一秒,門板卻反被推開了,藝聲還沒來得及回過頭,就從後方被抱個滿懷,同時間聽見了房門闔上的聲音,手中的歌譜也被一併拿走了。
  
  「欸?圭……賢?」原本應該留在客廳裡的人突然出現在自己的身後,藝聲嚇了一跳,卻立刻知道那個人就是圭賢。
  
  修長的雙臂環繞住藝聲的胸口,圭賢垂下頭,將下巴倚靠在藝聲的頸間,嗅著藝聲身上的香氣,沉默了一陣子之後才低聲說。
  
  「……哥在節目上哭了吧。」
  
  「啊……嗯。」
  
  每次只要一提起家人,藝聲的淚線就會不受控制,無論過了多久都一樣。
  
  「哥,對不起。」
  
  「為什麼要道歉?」
  
  「哥為了這個節目那麼努力,但是現在卻換成我去,我……」
  
  「這是公司和節目共同做出的決定,不關你的事。」藝聲阻止圭賢繼續說下去,他不希望圭賢有多餘不必要的負擔,只要專心唱歌就可以了。
  
  「可是……」
  
  「總而言之,以後就輪到你好好表現了,你這麼優秀,一定沒問題。」
  
  藝聲的打氣讓圭賢感到有點悶悶不樂,說實話,今天從經紀人那裡得知這個消息時圭賢的第一個反應是,那藝聲該怎麼辦,緊接著腦中浮出的第二個想法是,如果由自己代替藝聲上場的話,藝聲就不需要像現在一樣這麼辛苦了,或許也不會像剛才一樣累到睡倒在沙發上了吧。
  
  藝聲為了節目究竟讓自己承受了多大的壓力,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當然圭賢也是。
  
  假如這樣可以分擔藝聲的重擔,圭賢當然樂意接下,但是……
  
  「哥,你不會不甘心嗎?」
  
  「怎麼說?」
  
  「就是節目被我……」
  
  「圭賢啊,哥剛才就已經說過了,這不是我們可以決定的事情,所以你別再想了。」拍著圭賢懷在自己胸前的手,藝聲淡淡地說。
  
  話雖如此,但是不甘心的心情怎麼可能沒有呢。
  
  雖然很想繼續站在那個舞台上,雖然很想盡情唱著喜愛的歌曲,可是就算心中再怎麼期望,命令就是命令,不願意也得願意,只是同時間藝聲又覺得,如果是圭賢的話,一定,一定會表現得更加出色吧。
  
  身為兄長,應該要打從心底替弟弟感到高興才行。
  
  這是一種非常矛盾的心情,但是沒關係,因為是圭賢,所以沒關係。
  
  藝聲明白圭賢的顧慮,也明白圭賢的難處,老實說自己一開始知道的時候也有一點不滿,但是,真的已經不要緊了。
  
  拉開圭賢的雙手,藝聲轉過身去,抬起頭,看著圭賢沮喪的臉。
  
  「圭賢吶……」
  
  圭賢癟著嘴,一臉可憐。
  
  「哥真的沒事,你別胡思亂想了。」伸手摸著圭賢的臉頰,藝聲輕聲安撫著,最應該被安慰的人明明是自己才對,但是當藝聲看見圭賢難過的表情時,那些事情都變得無所謂了。
  
  「哥。」
  
  兩手摟著藝聲的腰,圭賢垂著臉,輕輕磨蹭著藝聲倍瀏海覆蓋住的前額,鼻尖碰著鼻尖,稍微側過頭,緩緩地印上了藝聲水潤柔軟的唇瓣。
  
  藝聲眨了眨眼睛,方才舉起的手擱在圭賢的肩膀處,微微顫抖著斂下漂亮的眼眸,安靜地讓圭賢親吻著。
  
  上唇、下唇和舌尖輪流被圭賢輕咬吸吮著,微張的雙唇被圭賢的舌頭探入,舔拭糾纏。每當藝聲不自覺地往後退縮的時候,扣在後腦勺處的大手就會將他重新壓向自己,圭賢的吻很溫柔,但是仍然飽含著年輕人的急躁,讓人無法逃離。
  
  藝聲紅著臉,呼吸開始不順暢,心臟大力地鼓噪著,總覺得下一秒好像就會因為呼吸困難和心跳過快而昏倒似的,胸口好痛好痛,許多無法言喻的情緒充滿在其中,無處宣洩。
  
  圭賢放開呼吸凌亂的藝聲,愛憐地在發燙的頰邊落下碎吻,緊接著再次把藝聲揉入自己的懷中。
  
  「我會好好唱的。」圭賢說。
  
  「嗯。」
  
  「哥明天也要加油喔,這次絕對可以拿下冠軍。」
  
  「嗯。」
  
  「哥……」
  
  「嗯?」
  
  「謝謝你。」收緊手臂,圭賢在藝聲的耳邊輕聲呢喃著。
  
  「嗯。」
  
  點了點頭,藝聲把臉深深埋進圭賢溫暖的頸窩之中,然後,淡淡地笑了。
  
  不曉得為什麼,隨著年齡的逐漸增長,淚腺好像也變得越來越脆弱,明明記得以前自己不會像現在一樣常常流淚,或許是因為重要的東西變多了吧,要不然明明應該是要開懷大笑的時刻,為什麼卻讓人忍不住紅了眼眶呢。
  
  一定是因為,太過幸福的緣故吧。
  
  一定是因為,抱著我的人是你吧。
  
  
  
  該說謝謝的人是我,
  謝謝你,我的圭賢。
  
  
  
  我喜歡哥拿著歌譜努力練習的模樣,
  我喜歡哥用盡全力只為了唱到最好,
  我喜歡哥站在舞台上時自信的表情,
  但是,其實我最喜歡的,
  是你笑著對我說句喜歡。



***
出處:110611 不朽的名曲

總覺得已經是好久以前的事了= =
去年夏天寫了一點就停住
想想還是補完了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