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唄KUMOUTA
關於部落格
寂寞指數與寵物數量的正比理論
  • 251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文] 偷情 - 全(H)

  下意識地排斥去深究你我之間的關係,
  禁不起誘惑而再三犯錯的你特有魅力,
  忽近忽遠的距離讓人感到煎熬又甜蜜,
  如果我說我想要和你在一起,那你呢?
  
  
  
  站在門外,藝聲盯著前方緊閉的門板看了好一陣子,不曉得是在發呆還是在思考,當恰巧路過的晟敏一度以為藝聲是不是站著睡著的時候,藝聲忽然抬起手敲了門,等裡頭傳出一句請進的聲音之後就扭開門把走了進去。
  
  房間乾淨又明亮,一進門就立刻看見那人面向電腦背對門口的纖瘦身影,染回深棕色的俐落短髮因為入浴過而顯得乾爽柔順,雖瘦卻強壯的背影有很大的存在感,藝聲一進入房間就反手關上了門,赤腳踩在木製地板上,無聲無息地靠近。
  
  「銀赫……」
  
  「嗯?喔,是哥啊。」沒有回頭,銀赫簡短地應了一聲。
  
  藝聲站在銀赫的身後,視線從銀赫的頭頂一路掃到放在電腦桌下方的後腳跟,垂在身體兩側的雙手動了動,彎下身體,張開手臂環住了銀赫的肩膀。
  
  「哥,你做什麼啦?」
  
  電腦用到一半被打擾,銀赫不滿地使勁扭動身體,甩開了藝聲的懷抱。
  
  藝聲不死心,固執地再次貼了上去,不顧銀赫的掙扎,兩隻手臂緊緊地抱著銀赫的脖子,上半身也跟著壓上了銀赫的背。
  
  「別鬧了,哥,快點起來啦。」用力拉開藝聲的手臂,銀赫毫不留情地推開了壓住自己的藝聲,丟下手中的滑鼠連著椅子一起轉過身,有點不高興地看向藝聲。
  
  銀赫大幅度的動作讓藝聲差點跌倒,往後退了一步才穩住腳步,連續被推開兩次讓藝聲的火氣也跟著上來,忍不住舉起手朝著銀赫的頭頂拍了一下。
  
  「好痛……」用手揉著被打疼的地方,銀赫的眉頭都皺起來了。
  
  藝聲靜靜地看著銀赫的一舉一動,閉著嘴巴沒有說話,也沒有再靠過去。
  
  「……所以,哥找我有什麼事嗎?」
  
  見藝聲不說話,銀赫只好自己主動開口詢問,沒好氣地抬起頭,一和藝聲對上視線,銀赫就知道事情不妙了。
  
  藝聲的雙眼,有一種魔力。
  
  一種讓人發狂沉淪的魔力。
  
  安靜地站在銀赫面前,藝聲的身上套著一件單薄的長版白色條紋上衣,長度直達大腿的一半,黑色的直髮沒有完全吹乾尚還殘留著些許濕氣,臉上白白淨淨沒有一點妝容,垂在兩邊的雙手從袖子中探出一節指尖,修長白皙的雙腿大方地赤裸著,面無表情地凝視著銀赫,粉紅色的薄唇微張,漂亮的眼眸緩緩地眨了眨。
  
  就算藝聲不開口,銀赫知道藝聲眼中的意思。
  
  「……哥沒什麼事的話就出去吧,我很忙。」別開目光,銀赫說。
  
  藝聲往前跨了一步,伸出手朝著銀赫的臉頰伸去,在指尖快要碰到銀赫的下巴之前,藝聲的手腕突然被一把握住。
  
  「別鬧了。」
  
  銀赫瞪著藝聲,表情非常認真。
  
  藝聲瞇起細長的美麗眼睛,對著銀赫淡淡地笑了。
  
  瞬間綻開的絕美畫面讓銀赫張大眼睛愣了愣,緊接著眼神一變,轉為深沉又危險,奮力從電腦椅上站起,銀赫粗魯地拉著藝聲的手將他扯上旁邊的單人床鋪,當藝聲的背部一靠上後方的牆壁,銀赫馬上就貼了上去。
  
  「……哥,你是故意的對吧?」銀赫和藝聲坐在床鋪的其中一角,手指捏著藝聲的下巴抬高藝聲的臉蛋,咬著牙問。
  
  「你說呢?」藝聲沒有多餘的表情,反問的語氣聽起來居然有些自暴自棄,銀赫的心臟漏跳了一拍,但是馬上阻止自己繼續深思下去。
  
  「這麼飢渴啊,要我成全你嗎?」銀赫逐漸逼近藝聲,又大又圓的眼睛蘊含著些許怒意,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在生氣,但是就是覺得非常不愉快。
  
  斂下眼,藝聲的嘴角微微上揚。
  
  「你真的……」一手撐在藝聲右邊的牆面上,銀赫低下頭,兩人之間的距離縮到最短,眼看嘴唇就快要碰上。
  
  屬於銀赫的溫熱氣息和壟罩住自己的強烈壓迫感讓藝聲的身體不禁一顫,不自覺地仰高了下巴,期盼著與銀赫碰觸的那一瞬間。
  
  「呵……」
  
  銀赫突然發出了笑聲。
  
  「哥,你以為我會吻你嗎?」
  
  藝聲無語,但是圓潤的雙頰已經爬上了一層明顯的紅暈。
  
  「我會照哥所期望的碰你,但是我不會吻你。」銀赫直視藝聲的眼睛,一字一字殘忍地說。
  
  「……嗯,就這麼辦吧。」閉上眼睛,藝聲沒有再多說些什麼。
  
  銀赫覺得今天的藝聲果然哪裡不對勁,明明是他自己跑來誘惑人卻顯得如此不積極,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樣頓時燃起了銀赫的嗜虐心,銀赫忽然很想試試看藝聲可以承受到什麼地步,為了自己又可以忍耐到什麼階段。
  
  右手放到藝聲光裸的大腿上,銀赫來回撫摸著那彷彿嬰兒般的柔嫩觸感,一邊往大腿的深處移去,因為藝聲沒有穿褲子,所以動作非常順暢容易。
  
  「哥,自己把腿張開吧。」
  
  銀赫故意這麼命令。
  
  「要不然我看不清楚就沒辦法碰你了。」
  
  藝聲聞言,眼睛仍然緊閉著,遲疑了幾秒鐘,雙腿輕微顫抖著乖乖照著銀赫的話往外打開,然後感受到銀赫順勢將自己的身體卡入雙腿之間,讓藝聲沒有辦法再闔起來。
  
  「哥,再開一點……嗯,這還差不多。」銀赫用鼻子發出滿意的哼聲,手掌持續深入到上衣的內部,來到了隱密的部位。
  
  銀赫的手指勾起藝聲底褲的一角,然後湊到藝聲的耳邊低聲說。
  
  「……想要嗎?」
  
  垂著頭,藝聲僵直著身體沒有回應,但是臉頰和耳朵已經紅成一片。
  
  「大家都在外面,就算非常舒服也不要太大聲喔。」銀赫輕佻地笑了笑,好心地叮嚀。
  
  隔著深色的緊身底褲,銀赫寬大的手掌覆蓋住藝聲的分身,稍嫌粗魯地摩擦了起來,經過剛才的言語調戲藝聲已經起了反應,發現這點的銀赫嘴角高高的揚起,他很喜歡藝聲因為自己而失控的模樣。
  
  五隻手指靈活地遊走在藝聲微硬的分身上,在底褲上仔細描繪著藝聲的形狀,銀赫一邊觀察著藝聲的反應一邊給予源源不絕的刺激,時重時輕的碰觸讓人心癢難耐,偶爾的刻意挑逗都會讓藝聲的身體無法克制地一顫,同時銀赫手中的慾望也跟著脹大變硬。
  
  緊接著,銀赫的另一隻手也跟著伸進了藝聲的衣服之中,指尖順著身體的優美曲線一路往上直到胸口處,溫暖柔滑的肌膚觸感讓人愛不釋手,準確地找到胸前的突起處,銀赫加重力道捏著那小巧的存在,給予藝聲更多的快感。
  
  銀赫的每一次搓揉都伴隨著強烈的酥麻感,藝聲緊咬著下唇,朝著牆邊垂著頭,除了斷斷續續的氣音之外沒有發出任何呻吟,左右兩隻小手握緊下方的床單,努力忍耐著。
  
  高傲地俯視著藝聲隱忍的表情,和銀赫平時習慣碰觸的精壯身體不同,藝聲的身體顯得稍微單薄了一些,寬大的領口讓性感的鎖骨和頸肩線條一覽無遺,白皙的膚色染上了淡淡的粉紅和薄薄的水氣,看起來異常誘人。
  
  忍不住口乾舌燥,銀赫的理智開始崩裂瓦解,張口咬住藝聲的肩膀,品嚐那迷人的滋味。
  
  肩膀傳來一陣刺痛,藝聲雖然困惑但是沒有躲開,一瞬間的分心很快又被快感的浪潮捲走,銀赫手上摩擦套弄的速度越來越快,下半身呈現半麻痺的緊繃狀態,藝聲知道自己的分身已經腫脹到不行,底褲的布料也撐至極限,呼吸變得粗重又急促,很快就要達到高潮。
  
  「唔……」
  
  在一次重重的套弄之下,藝聲弄濕了自己剛換上不久的乾淨底褲,身體劇烈地顫抖,一聲微弱的呻吟不小心從口中溢出,強烈的高潮麻痺了感官,舒服得讓人無法思考。
  
  額頭倚靠在銀赫的肩膀上,藝聲的下巴被銀赫挑起,張著嘴巴大口大口地喘息,藝聲的黑色髮尾被汗水浸濕,臉頰紅得像顆熟透的蘋果,眼神是高潮過後的迷濛和魅惑,被自己咬紅的嘴唇鮮嫩欲滴,藝聲不會知道此刻的自己有多麼的性感誘人,但是銀赫全部都看在眼裡。
  
  然而,藝聲的這個表情在銀赫的解讀之下,只有勾引兩個字可以形容。
  
  銀赫知道自己已經硬了。
  
  「……那個人沒有滿足你嗎?看你飢渴成這樣。」
  
  將沾著些許白濁的修長手指伸到藝聲的面前好讓他看清楚,銀赫語帶諷刺地說著,然後將手上的濕潤全數抹在藝聲的大腿內側,淫靡的水痕有著說不上來的情色。
  
  藝聲沒有阻止銀赫的舉動,反而一臉迷茫。
  
  「哼……這麼想要是嗎?那就讓我來滿足你吧,哥。」
  
  脫掉上衣露出精瘦強壯的身軀,銀赫抓著藝聲的烏黑髮絲,冷笑著說。
  
  深深地望著銀赫的眼睛,藝聲扯了扯嘴角,仍然沒有說話。
  
  當銀赫又準備說些什麼的時候,放在電腦桌上的手機突然響了,打斷了兩人之間的微妙氛圍。
  
  嘖了一聲,正在興頭上的銀赫不高興地爬下床,走回電腦桌旁拿起手機看了一眼來電者,然後清了清喉嚨接通電話。
  
  「喂,東海啊,什麼事……嗯,你說你現在要下來嗎?」
  
  瞄了一眼坐在自己床上的藝聲,銀赫一手搔著後腦勺,繼續通話。
  
  「……喔,好好好,我知道了啦……嗯,待會見。」
  
  放下手機,銀赫一回頭就發現藝聲不知何時也跟著下了床,整理好身上的衣物,正要往房間門口的方向走去。
  
  「哥。」
  
  停住腳步,藝聲慢慢地回過頭。
  
  兩人隔著一段距離互相凝視,銀赫沒有把話接著說完,只是默默觀察著藝聲的神色,他不曉得藝聲到底在想些什麼,努力找尋一些蛛絲馬跡。
  
  「……小不點要下來嗎?」藝聲問。
  
  「啊,嗯……」
  
  「那我先出去了。」
  
  輕描淡寫地丟下這麼一句,藝聲過份冷靜的態度讓銀赫再度燃起了怒火,大步走向藝聲,銀赫用力抓住藝聲的手腕,然後將他壓制在牆壁上,發出咚的一聲。
  
  瞪著比自己高上一些的藝聲,銀赫的表情非常嚇人。
  
  「哥,這是你逼我的。」
  
  幾乎是緊咬著牙關擠出這幾個字,銀赫抬頭封住了藝聲的唇,不給他任何逃避的機會。
  
  潔白的牙齒狂亂地啃咬著柔嫩的唇瓣,吸吮的力道也稱不上是溫柔,藝聲疼得皺起了眉頭,忍不住張口的瞬間銀赫的舌頭就探了進來,粗魯的動作充分表達出銀赫有多麼的生氣,與其說是親吻,倒不如說是啃咬了。
  
  令人窒息的深吻持續了一陣子,藝聲終於忍無可忍地使勁推開銀赫,用手背抹著紅腫的嘴唇,扭頭走人。
  
  「等一下。」趕緊伸手扣住藝聲的肩膀將他轉回來面向自己,當銀赫看清楚藝聲臉上的表情時,整個人都僵住了。
  
  藝聲的雙眼和鼻尖發紅,裡頭佈滿了透明的水氣。
  
  「哥……」藝聲動搖的模樣讓銀赫不知所措,胸口隱隱抽疼,銀赫突然很想張開雙臂將眼前的藝聲狠狠地揉入懷中,但是他沒有這麼做。
  
  「……夠了吧。」
  
  沙啞著嗓音,藝聲再次推開銀赫,打開門走了出去。
  
  愣愣地看著房間的門板關上,銀赫回過神來,氣得低聲罵了一句。
  
  「可惡。」
  
  轉過身將背靠在門上,銀赫將手伸進長褲裡,替自己解決已經起了反應的硬挺分身,上下套弄著慾望的同時一面回想起剛才性感不已的藝聲,他討厭輕易被藝聲牽動的自己,但是卻敵不過甜美的誘惑。
  
  想起藝聲沒有流下的眼淚,銀赫疼得差點喘不過氣。
  
  到此為止吧,不要再深入。
  
  低頭看著沾滿雙手的白濁體液,銀赫閉了閉眼睛,強迫自己嚥下從喉嚨深處湧上的哭泣衝動……到此為止吧。
  
  藝聲離開了銀赫的房間,轉頭望了一眼房門之後就呆站在原地。
  
  「藝聲哥?你站在這裡做什麼啊?」東海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進到屋內,手中提著一個很大的白色紙盒,蹦蹦跳跳的樣子看起來相當興奮。
  
  「是小不點啊。」藝聲笑了起來,抬起手摸摸東海的臉頰。
  
  「對了,這是我剛才收到的蛋糕,哥要不要吃?」
  
  「蛋糕啊……可是已經很晚了。」
  
  「只吃兩口不會胖的啦,兩口就好,很好吃的喔。」東海晃著盒子,眨著眼睛一臉期待地盯著藝聲,表情非常可愛。
  
  「好。」藝聲忍不住失笑,點頭答應。
  
  「那我們去客廳吧,銀赫你也快點出來吧,要不然我和藝聲哥要吃光了喔。」牽起藝聲冰冷的小手,東海對著銀赫的房間大喊了一聲。
  
  「啊……小不點,我先去穿條褲子吧,好冷。」
  
  「哥,不穿褲子小心感冒喔,那我順便去叫晟敏哥吧。」東海這時候才遲鈍地發現藝聲沒有穿長褲,兩條腿看起來很冷的樣子。
  
  「嗯,快去吧。」
  
  「那圭賢在家嗎?」
  
  「圭賢今天有錄影,不過待會就回來了。」
  
  「那我就不留他的份了喔,我們一起把蛋糕吃光光,嘻嘻,好了,哥你快去穿褲子,等一下客廳集合喔。」一說完,東海就拎著盒子連跑帶跳地奔向晟敏的房間,還一邊開心地哼著歌。
  
  目送東海消失在轉角的背影,藝聲回到自己的房間,沒有開燈,藝聲蹲在地上把頭埋進雙腿之間,剛才愉快的表情頓時消失無蹤,只剩下落寞。
  
  右手的手指輕輕撫摸著自己的嘴唇,微微的刺痛感就像是一種證據,證明了剛才的親吻並不是幻覺,藝聲不禁皺著眉露出了苦笑。
  
  明明說好不親吻,卻還是越界了。
  
  到此為止吧,不能再繼續傷害,傷害銀赫的那個他,傷害自己的那個他。
  
  就算喜歡又怎麼樣呢,不是第一順位就沒有任何意義。
  
  只是偶爾在感到寂寞的時候貪圖一個懷抱,然後就一錯再錯。
  
  其實想要的不多,畢竟他和他只是偷情,也只能是偷情。
  
  
  
  記得你曾經問過我到底想要得到什麼,
  其實我只是想要你給我一個溫暖擁抱,
  真的只是如此而已。



***
連續看了四天演唱會,
現在終於有回到現實的感覺,惆悵(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