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唄KUMOUTA
關於部落格
寂寞指數與寵物數量的正比理論
  • 255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文] 遠い昔 - 全

  懷念你的體溫,懷念你的擁抱,
  懷念過去你我曾經的那一段愛。
  
  
  
  「藝聲哥,這麼晚了要出門啊?」錄製廣播節目結束之後回到宿舍沒有多久,拿著換洗衣物正要去洗澡的晟敏看見藝聲一副準備出門的外出裝扮,好奇地問。
  
  「嗯,有點事。」拎著包包走到玄關,藝聲回答。
  
  「咖啡廳嗎?」
  
  「……算是吧。」遲疑了兩秒鐘,藝聲微笑著點點頭。
  
  「這樣啊,哥路上小心喔。」走進浴室之前,晟敏對著藝聲揮了揮手。
  
  「好,我出去了。」
  
  披上深灰色圍巾,戴上黑色毛線帽,藝聲推開大門離開了宿舍。
  
  搭乘電梯下樓,藝聲從長褲口袋中掏出手機,手指熟練地在螢幕上滑動,瞇起眼睛盯著幾分鐘以前收到的那封訊息,神色複雜。
  
  其實不應該這麼衝動就跑出來,但是,無法忍耐。
  
  深夜時分的氣溫很低,一片漆黑的天空飄著綿綿細雪,空氣冷得像是要撕裂肺部一樣,藝聲垂著頭走出大樓,快步走向停在不遠處的那輛深色轎車,然後打開車門,矮身坐了進去。
  
  「藝聲哥,你來了啊。」駕駛座上坐著一位年輕男人,一看見藝聲的出現,俊俏的臉蛋上不禁揚起了開心的笑容。
  
  「……好久不見,起範。」
  
  「哥,好久不見。」
  
  「突然找我有什麼事嗎?」一進到溫暖的車內,藝聲摘掉頂著一顆大毛球的帽子,直接切入主題。
  
  「等一下再說,先繫上安全帶吧,我想要帶哥去一個地方。」發動引擎,起範擅自這麼決定。
  
  「咦?」
  
  「今天就聽我的吧,哥。」
  
  「……知道了,只有今天而已。」看著起範充滿期待的懇求眼神,藝聲嘆了口氣,心軟地答應。
  
  「謝謝你。」得到藝聲的允許,起範又露出了笑容。
  
  藝聲有點恍神,記得大家口中那位不太常笑的起範,自己好像總是能夠看見他的笑容,明明和老么圭賢同年齡,卻常常繃著一張臉故作冷淡,可是當起範一旦笑起來,鼓起的臉頰和彎起的嘴角就迷人得讓人移不開視線。
  
  以前是,現在也是。
  
  「藝聲哥?」
  
  「嗯?」回過神,藝聲眨眨眼睛。
  
  「開車了喔。」
  
  「好。」
  
  車子離開了原本停靠的位置,筆直駛向寬廣的馬路,比起白天路上來往的車輛少了許多,昏黃的路燈從車窗外頭呼嘯而過,沿途熟悉的街景被遠遠甩在後頭,轎車逐漸遠離熱鬧繁華的市區,頭也不回地朝著安靜的郊區開去。
  
  前後過了大約一個小時,總算抵達了目的地。
  
  「哥,我們到了。」停好車,起範說。
  
  「……到了?」坐在副駕駛座上閉目養神的藝聲緩緩睜開雙眼,張望了一下周圍的景色,發現外面除了佇立在道路兩旁的幾盞路燈之外,看不見其他東西。
  
  「這裡是……哪裡?」藝聲困惑地開口。
  
  「海邊。」
  
  「海邊?怎麼會突然想來這裡?」
  
  「嗯……因為突然很想和哥一起看日出。」
  
  「真的很突然呢……」看到許久沒有連絡的名字出現在手機螢幕上時,藝聲當下一度以為是自己眼花了,還差點把手機摔到房間的地板上。
  
  「而且我們已經很久沒有見面了。」今天起範意外話很多,雖然語調仍舊平板又緩慢。
  
  「嗯,有空就回來宿舍晃晃吧,大家都很想念你。」如果被其他人知道自己單獨和起範跑來海邊兜風,或許有人又要鬧脾氣了,比如李東海。
  
  「……那哥呢?」
  
  「什麼意思?」
  
  「哥也會想我嗎?」
  
  「哈哈哈,你什麼時候開始也學會這樣說話了啊?」藝聲噗哧一聲笑了出來,想不到起範居然會說出這種肉麻的話,真是出乎意料。
  
  被藝聲這麼調侃,起範的臉頰閃過一絲紅潤,不自然地輕輕咳了一聲,換了個話題。
  
  「……哥,要下去走走嗎?」
  
  「好。」
  
  「圍巾和帽子別忘了。」
  
  「嗯。」將厚重的保暖裝備全部穿回身上,藝聲推開車門,一股冷冽的海風毫不留情地朝著自己迎面而來,讓藝聲瞬間又想縮回車裡。
  
  用力咬了咬牙,藝聲硬著頭皮走下車,率先跨開步伐爬上了不遠處的堤防,一轉眼就將起範拋在後方。
  
  站在大約兩公尺寬的水泥堤防上,藝聲的眼前是一片朝著四面八方無限延伸開來的巨大黑暗,彷彿一張被墨水染黑的畫布,分不清楚海水和天空的界線,總覺得好像只要稍微往前跨出一步,就會整個人跌入到無底深淵似的,寂寞世界。
  
  起範走到藝聲的身邊,瞇起眼睛望向沒有盡頭的另一端,聆聽著海風和海浪的聲音,享受這份得來不易的片刻寧靜。
  
  將快要被吹走的帽子往下拉了一些,藝聲的雙頰被寒風凍得有些刺疼,正想要把脖子上的圍巾再多繞一圈的時候,一隻大手突然撫上了右邊臉頰,在藝聲不小心愣住的同時,起範已經靠了過來。
  
  低聲說了一句好冰,起範俊美的五官在藝聲面前逐漸放大,原本縈繞在耳邊的吵鬧雜音頓時消失無蹤,只剩下藝聲心臟加速跳動的噪音,以及起範剛才那聲優美的單音而已。
  
  這個狀況,好像有一點……不妙。
  
  在起範的嘴唇即將碰上自己的前一秒,藝聲憑著僅存不多的理性努力往後退了一步,打斷了瀰漫在兩人之間的曖昧氣氛。
  
  起範撲了個空,看向藝聲的神情有著藏不住的疑惑。
  
  藝聲輕輕搖著頭,苦笑著開口。
  
  「為什麼事到如今……」
  
  「哥……」
  
  「我們已經結束了不是嗎?在很久以前。」
  
  起範沒有回答藝聲自嘲般的字句,收回手,沉默著低下了頭。
  
  是啊沒錯,他和他,已經是過去式。
  
  沒有人知道,藝聲和起範曾經交往過一段時間,很久以前,關係親密的兩人自然而然地走在一起,然後在起範離開團內生活之後又平平淡淡地分開,沒有誰說了開始或結束,只是順其自然。
  
  藝聲和起範自從分開以後,沒有花多少時間就恢復到原本單純兄弟的關係,兩人退回線的兩邊,不再越界。
  
  所以事到如今,親吻被拒絕是理所當然的事情,畢竟離開的人,是自己。
  
  明明已經劃下句點,卻克制不了想見藝聲的衝動,就在今晚。
  
  所以傳了訊息,開了車到宿舍,起範知道藝聲一定不會拒絕自己的邀約,因為藝聲非常溫柔,溫柔到讓人不捨,讓人心疼。
  
  「……哥,對不起。」
  
  利用藝聲的溫柔,這樣子的自己太狡猾,明明最不願意傷害的人就是藝聲。
  
  蹙著眉看著一臉痛苦的起範,藝聲的心臟忽然一陣劇烈抽疼,顧不得剛才先遠離起範的人是自己,藝聲張開雙臂,使勁將起範摟進了懷裡。
  
  幾乎快要遺忘的熟悉體溫和氣味透過衣服傳了過來,喚醒了腦中沉睡已久的甜美回憶,彷彿回到了好久好久以前他們在一起的那段時間,讓人懷念不已。
  
  藝聲緊緊抱著起範,咬緊下唇沒有開口,只是用自己的肩膀給予起範依靠。
  
  腰部被強壯的雙臂環住,藝聲聽見自己心跳失速的聲音,即使不斷地在心中說著不行,此刻卻無法推開,也無法鬆手。
  
  我還記得,很久以前與你相戀的那段記憶。
  
  我還記得,你離開我之後留下的深刻痛楚。
  
  我還記得,十指交纏的雙手和指間的戒指。
  
  我還記得,我們的每個親吻和每句我愛你。
  
  正因為共同度過的日子太過美好,現在才會疼痛到難以呼吸。
  
  兩手捧著起範的臉頰,藝聲深深凝視著眼前的男人,寵溺地磨蹭了幾下額頭,然後緩緩獻上一個輕柔的吻。
  
  現在自己能夠給的東西,只有這些而已。
  
  閉上不知不覺變得濕潤的雙眸,起範摟著藝聲比起以前消瘦許多的單薄身體,壓抑著從胸口漫延開來的鮮明痛楚,接受藝聲給予的最後一次親吻。
  
  起範明白,這一切已經太遲了。
  
  想要再一次牽著你的手、摟著你的肩,在你的耳邊說悄悄話。
  
  是我錯過了留在你身邊的機會,是我放開了你和我牽住的手。
  
  這樣的我是不是已經喪失愛你的資格,是不是已經無法回頭。
  
  但是,如果可以的話,我好想好想再次親口對你說聲我愛你。
  
  
  
  藝聲和起範回到車上,一起等待日出。
  
  兩人斷斷續續地聊著天,偶爾發出的輕微笑聲環繞在車內,有種幸福的錯覺,好像能夠就這麼一直持續下去。
  
  起範將藝聲的小手握在手心,一如過去,牽得牢牢捨不得放手。
  
  看著逐漸轉白的美麗天空,藝聲露出了苦澀卻滿足的微笑。
  
  
  
  對不起,這是真的要說再見了。
  天一亮,又是原本的兄弟關係。
  
  
  
  『哥,我想見你。』



***
這個配對想寫很久了T口T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