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唄KUMOUTA

關於部落格
寂寞指數與寵物數量的正比理論
  • 2491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文] 嫉妒 - 全

  圭賢覺得藝聲最近有點奇怪,雖然藝聲一直都很奇怪。
  
  因為平時沒有個人的公開行程,所以藝聲三天兩頭就往咖啡店和眼鏡店裡跑,待在家人身邊直到三更半夜才肯離開,或是索性直接住在家裡不回宿舍。
  
  只不過,就算藝聲乖乖留在宿舍沒有到處亂跑,也是一直和銀赫東海混在一起打打鬧鬧,或者一個人關在房間不曉得在忙些什麼,偶爾還會上樓找找其他團員,但是絕大部分的時間幾乎都是躲在房內。
  
  圭賢這陣子很忙,音樂劇表演和綜藝節目錄製兩頭跑,等到好不容易能夠暫時喘口氣,才發現已經好幾天沒有好好地跟藝聲說過話了,雖然藝聲之前特地帶著鐘真一起來看音樂劇,但是因為當時圭賢正要準備上場所以沒有機會多聊,結果等到音樂劇一結束,藝聲就立即離開直接前往咖啡店,然後那一晚,藝聲外宿。
  
  以前,即使圭賢沒空搭理藝聲,藝聲也會自己主動靠近,不斷地東摸摸西碰碰只為了吸引圭賢的注意力,可是,好像已經好久沒有這樣了。
  
  雖然多多少少和自己的工作忙碌有關,但是圭賢還是隱約覺得不安。
  
  不明白為什麼,就是靜不下心。
  
  剛好,今天在新專輯的錄音結束之後,全體團員一同被經紀人送回宿舍。
  
  藝聲在客廳稍微逗留了一陣子,過沒多久就帶著小不點進入房間,圭賢一見機不可失,立即放下心愛的筆記型電腦,並且婉拒了晟敏的紅酒邀約,然後直直朝著藝聲臥室的方向走去。
  
  抬起手,圭賢敲了敲門板,胸口難得如此忐忑不安。
  
  五秒過去,十秒過去,房內沒有動靜。
  
  猜想藝聲應該戴著耳機聽音樂,圭賢逕自推開房門,大大方方地走了進去。
  
  房間裡面只開著一盞燈,小不點窩在床上打盹,藝聲坐在電腦前面,雙眼直視螢幕,目不轉睛。
  
  藝聲非常專注,完全沒有查覺那位不請自來的闖入者。
  
  圭賢站在門邊等了又等,遲遲不見藝聲轉頭過來,可以確定專心投入的程度非比一般。
  
  看到藝聲那麼認真的模樣,圭賢被激起了好奇心。
  
  到底是什麼東西讓藝聲移不開視線呢。
  
  圭賢決定一探究竟,輕手輕腳地走到藝聲的身後,圭賢瞄向放在桌面的電腦螢幕,上頭顯示的畫面讓他忍不住緩下腳步,停在原地。
  
  那是一個影片。
  
  完整的說法是起範最新拍攝的廣告影片。
  
  觀看團員的節目和表演並不是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事情,因為隊長利特常常抱著電視直到三更半夜才睡,只是,一個短短幾十秒的廣告,藝聲不停地回頭重播再重播,一遍又一遍。
  
  圭賢看不見藝聲的表情,但是直覺告訴他,事情不妙。
  
  猛然想起,曾經親耳聽說過的一些故事,以及,曾經目親眼睹過的一些畫面。
  
  有關於藝聲和起範。
  
  螢幕中的男人笑得非常好看,雪白整齊的牙齒,圓圓鼓起的臉頰,還有瞇成隙縫的雙眼,異常熟悉的表情,有一種似曾相識的錯覺。
  
  記得沒錯的話,藝聲也會這樣笑。
  
  心中竄起一股難以言喻的強烈躁動,圭賢慌張地伸出左手,一把扣住了藝聲的右肩。
  
  突如其來的力道讓藝聲用力一震,回過頭,吃驚地看著出現在後方的男人。
  
  「咦?……圭賢?」
  
  「哥。」替藝聲摘掉耳機,圭賢拉著另外一張椅子,坐到藝聲旁邊。
  
  「怎麼了嗎?突然跑進來……」藝聲有些驚魂未定,這孩子不吭一聲突然站在別人背後,是想要嚇死誰啊。
  
  「哥,你在看什麼啊?」圭賢靠著藝聲,明知故問。
  
  「啊……這是起範的新廣告,圭賢你看過了嗎?」
  
  「沒有。」
  
  「這個廣告拍得很不錯喔。」藝聲轉頭望向螢幕,眼角微微彎起,好像在笑。
  
  圭賢沒有表示認同,也沒有發表意見,只是淡淡地嗯了一聲,因為他不知道該如何回應才好。
  
  房間裡面很安靜,放在桌上的耳機不斷傳來起範說話的聲音,低沉悅耳。
  
  三十秒的影片一眨眼就結束,藝聲又按了一下滑鼠左鍵,重新播放。
  
  彷彿忘記圭賢的存在一般,藝聲整個人沉浸在廣告的世界之中。
  
  望著藝聲面帶微笑的美麗側臉,眼前的人讓圭賢感到無比陌生。
  
  圭賢有種預感,如果現在不趕緊做些什麼的話,藝聲就會頭也不回地遠離自己。
  
  「哥。」
  
  壓抑不住內心的動搖,圭賢一手握住藝聲小巧的雙手,修長的手指扳過藝聲的下巴,側過頭,直接吻了上去。
  
  毫無預警貼近的溫熱氣息讓藝聲不禁一愣,接著慢慢地閉上眼睛,與圭賢唇舌交纏。
  
  惱人的影片總算停下重播,起範的聲音也同時消失在兩人之間,三十秒的廣告對圭賢來說彷彿有三十分鐘那麼長,足以讓人回想起那些討厭的記憶片段。
  
  從來沒有意識到他們之間的關係,或者只是假裝沒有發現。
  
  因為不想承認自己有多麼的介意。
  
  原本以為能夠淡然處之的這個世界,比自己想像中的還要如此不堪一擊。
  
  會不會其實一直天真認為得到手的東西,從頭到尾根本就不曾屬於自己。
  
  光想到這一點,就煩躁得難以忍受。
  
  親吻藝聲嘴唇的力道不自覺得加重,藝聲吃疼地悶哼一聲,想要往後閃躲下巴卻被緊緊捏住,或許是注意到藝聲的小小掙扎,圭賢立刻放輕了動作,不再粗魯對待。
  
  鬆開被自己咬得紅腫的水潤雙唇,圭賢的手指彿過藝聲的臉頰,烏黑柔順的髮絲隨著指尖的動作輕微飄動,細長水潤的雙眸眨了又眨,美麗得令人目眩。
  
  漸漸覺得呼吸困難,胸口像要爆炸似的,一種悸動。
  
  直起上身張開雙臂,圭賢抱住了藝聲。
  
  曾幾何時,藝聲的身體變得如此單薄,輕而易舉就能抱個滿懷。
  
  是不是打從一開始自己就沒有試圖了解藝聲,才會總是有種強烈陌生感。
  
  莫名升起的自責感害得圭賢的心情頓時又差了幾分,連續大口深呼吸了三次,圭賢強迫自己恢復平時的冷靜,然後開口。
  
  「哥。」
  
  「嗯?」
  
  「你以前……和起範交往過,對不對?」出乎意料之外,圭賢問得又順又快。
  
  過於直率的問句讓懷中的藝聲猛然一震,想要推開圭賢卻動彈不得。
  
  「哥,回答我。」圭賢強硬地說。
  
  「……嗯。」
  
  「果然……」圭賢淡淡一笑,事實證明,以前不經意撞見的一些親密光景,真的不只是單純的兄弟關係而已。
  
  唯獨這種時候,直覺準得可怕。
  
  雖然於事無補,卻無法不介意。
  
  「都過去了。」藝聲沒有多作解釋,只是靜靜地說了這麼一句。
  
  「……我知道。」環住藝聲背脊的手臂悄悄地往內收緊,圭賢告誡自己千萬要成熟穩重,因為被嫉妒沖昏頭不是自己的個性。
  
  誰沒有舊愛,差就差在自己是否知道對方是誰而已。
  
  
  
  只不過,圭賢知道自己沒有漏看,
  藝聲仰起頭的瞬間,凝聚在眼中的閃閃淚光。
  
  
  
  「前幾天,我和起範見面了。」查覺到圭賢的反常,藝聲想了又想,決定還是誠實稟報。
  
  「……是嗎?」這是一個圭賢完全不想知道的情報。
  
  藝聲沒有繼續說下去,下巴靠在圭賢的肩膀,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這……這陣子是我太忙了,沒有時間好好陪哥,抱歉。」圭賢難得示弱,口氣委屈得不像自己,但是假如不找點話題,好像下一秒就要窒息了。
  
  當那些不得不正視的事實赤裸裸地擺在眼前時,只覺得刺得無法睜開雙眼。
  
  其實不想聽不想問不想知道,但是明明挖開傷口的人就是自己。
  
  為什麼事到如今,才驚覺到自己並不是唯一。
  
  「不是你的問題……圭賢,辛苦你了。」舉起右手,藝聲輕拍著圭賢毛茸茸的頭顱,柔聲道。
  
  一瞬間湧上落淚的衝動,咬咬牙,圭賢硬是將情緒吞了回去。
  
  如果真的哭了,就不像自己了。
  
  大概是因為最近太常下雨,才會變得如此多愁善感吧。
  
  調整好呼吸和表情,圭賢收回擁抱,將藝聲的雙手握在掌心之中,凝視著深邃漂亮的眼眸,認真地問。
  
  「哥,你喜歡我嗎?」
  
  換作是平常,這種話圭賢打死不會說出口,但是現在,卻非問不可。
  
  「嗯。」藝聲的回答沒有絲毫遲疑或猶豫。
  
  「那起範呢?」
  
  「……我和他已經結束了,早在很久以前。」藝聲的回答非常堅定,從他的眼神中看不出任何說謊的跡象。
  
  「既然哥這麼說了,我相信你。」
  
  不能不相信你,要不然無法承受。
  
  圭賢笑了,雖然笑得一點都不帥氣,勉強上揚的嘴角讓藝聲露出了悲傷的表情。
  
  
  
  沒有勇氣追問那晚去了哪裡,因為不想受傷。
  可不可以擅自解釋成,你只是想念一個弟弟而已。
  反覆默念你給的甜言蜜語,才有繼續支撐下去的動力。
  
  
  
  第一次發現,原來我沒有自己想像中的淡然。
  第一次發現,原來你不知不覺離我越來越遠。
  第一次發現,原來嫉妒真的會讓人變得軟弱。
  
  
  
  是不是因為我對你不夠好,
  才會讓你懷念起過去的好。
  
  
  
  對不起,我已經無法想像沒有你的人生,
  所以,對不起,我不會放手,絕對不會。



***
聽著SorrySorryAnswer一邊完成
久違的圭雲XD

和之前那篇範雲/範藝有點關係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