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唄KUMOUTA

關於部落格
寂寞指數與寵物數量的正比理論
  • 2475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文] One More Kiss - 全

  輕手輕腳地踏進一片漆黑的房間,藝聲憑藉著桌面上的微弱夜燈,小心翼翼地走向房內其中一張床舖。
  
  站在床沿,藝聲低頭看著床上高高隆起的一座小山,內心掙扎又猶豫。
  
  其實,既然都已經鼓起勇氣來到這裡,也沒有什麼好遲疑的了。
  
  緩緩伸出右手,藝聲搭住眼前男人的肩膀,輕微搖晃兩下。
  
  ……沒反應。
  
  稍微加重手上搖晃的力道,藝聲試圖叫醒沉浸在睡夢中的男人。
  
  ……還是沒有反應。
  
  秉持著既然要做就要貫徹到底的挑戰精神,藝聲毫不灰心,使勁推了幾下男人的強壯身體,心想這次總算該醒了吧。
  
  ……結果根本不動如山。
  
  接連三次失敗,藝聲有些氣餒地收回手,應該早點想到才對,這傢伙早上叫不起來是常態,更不用說是剛剛才進入深沉睡眠的現在了,睡得跟隻豬沒有兩樣是怎麼一回事。
  
  不開心地噘起嘴唇,藝聲斜眼看著男人香甜的幸福睡臉,心中莫名燃起了一股想要報仇的強烈慾望。
  
  於是也真的這麼做了。
  
  藝聲用手指捏住圭賢又白又肉的臉頰,然後順便往外扯個幾下。
  
  嗯……手感相當不錯,再捏幾次。
  
  「唔……」
  
  或許是因為藝聲真的捏得太過份,原本昏睡不醒的圭賢難受地皺起眉頭。
  
  原本遲遲沒有任何動靜的圭賢忽然發出一陣黏糊的鼻息,驚得藝聲馬上抽手,慌慌張張轉身準備逃跑。
  
  「……哥?」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圭賢什麼都還沒有看清楚,就先喊了一聲哥,反正不管對象是誰,叫哥絕對不會錯。
  
  藝聲的第一步都還來不及跨出去,就被逮個正著。
  
  「藝聲哥?」圭賢又喊了一次,這次他在黑暗中清楚看見了佇立在床邊那抹熟悉的身影。
  
  動作僵硬地停在原地,藝聲沒有應聲。
  
  「怎麼了嗎?」撐起身體,圭賢從床上坐起,揉揉疲憊的雙眼,困惑地問。
  
  「噓……小聲一點,晟敏已經睡著了。」豎起短短的食指抵在嘴唇前方,藝聲示意圭賢安靜下來。
  
  「哥怎麼突然過來了?」圭賢完全不介意吵醒自己的室友,沒有放低音量的意思。
  
  「沒有特別……好了,你快點睡吧,我要出去了。」含糊帶過圭賢的問題,藝聲推著圭賢的肩膀,想要把他壓回原位。
  
  「痛、好痛……哥、你輕一點。」圭賢意圖反抗,掙扎的動作相當逗趣。
  
  「就這樣,晚安。」迅速結束話題,藝聲擅自說了晚安。
  
  「哥,等一下。」
  
  纖細的手腕被有力的大掌一把扣住,藝聲哪裡都去不成,不知所措地回過頭,藝聲看見圭賢晶亮渾圓的眼眸在黑暗中不斷閃爍,早已不見適才的慵懶和疲倦。
  
  彷彿看見獵物一般的銳利眼神,讓藝聲不禁背脊一緊。
  
  「我知道喔。」圭賢的嘴角向上彎起,那是藝聲喜歡的弧度。
  
  「欸?」
  
  「哥是想要跟我一起睡,對吧。」
  
  過分準確的直覺及預感,藝聲頓時語塞。
  
  「剛才明明已經給哥晚安吻了,還是睡不著嗎?」手掌向下一滑,圭賢牽住了藝聲的小巧右手,將藝聲往自己的方向拉近一些。
  
  腦中迅速閃過無數反駁的藉口,藝聲的嘴巴輕微動了幾下,最終還是什麼都沒有說,只是微微點了一下頭,老實承認。
  
  異常誠實的反應讓圭賢有些錯愕,愣了一下,然後隨即笑開。
  
  「上來吧,哥,我們一起睡。」
  
  「嗯……」
  
  看著圭賢挪動身體空出一個位置,藝聲猶豫了幾秒鐘,終究還是敵不過內心的渴望,翻開棉被爬上床,在圭賢的身邊躺下。
  
  藝聲的背部才一沾到床鋪,圭賢的手臂就立刻攬了過來。
  
  調整好一個舒服的姿勢,藝聲的臉靠在圭賢的頸窩,暖和的感覺讓人睡意倍增,緩慢眨著越來越沉重的眼皮,藝聲覺得自己好像快要睡著了。
  
  一個人躺在床上的時候,明明一點睡意都沒有,好神奇。
  
  「……哥。」圭賢開口。
  
  「嗯?」藝聲的意識逐漸朦朧,就算明天早上被晟敏撞見自己和圭賢同床也無所謂了,腦袋已經無法思考。
  
  「明天換我過去陪你睡。」寬大的手掌輕輕撫過藝聲柔軟的酒紅色髮絲,圭賢的動作溫柔又規律,安心舒適的氛圍讓藝聲又睏上了幾分。
  
  「好……」
  
  「睡吧,晚安。」
  
  柔軟的嘴唇印上藝聲的額頭,圭賢再度給了一個晚安吻。
  
  希望今晚藝聲能夠作個好夢。
  
  
  
  其實應該堅持留下,在自已過去藝聲房間的時候。
  藝聲到底在床上翻來覆去了多久才終於下定決心過來。
  他們兩人都一樣,短暫的晚安吻早已無法滿足寂寞的心靈。
  無論何時希望能夠在睜開眼睛的瞬間,看見你幸福的美麗睡顏。
  
  
  
  聽著耳邊傳來安穩的呼吸聲,圭賢想著一些有關於藝聲的瑣事,不知不覺閉上眼睛,跟著藝聲一起沉入了夢鄉。
  
  明天早上的鬧鐘,應該很快就會被按掉了。
  
  
  
  期待在早晨見到你。
  晚安,明天見。



***
有室友真是麻煩(攤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