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唄KUMOUTA

關於部落格
寂寞指數與寵物數量的正比理論
  • 2475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文] 沉溺 - 全(H)

  好熱。
  
  身體的深處,好熱。
  
  雙手緊抓住白色床單,藝聲的臉埋進枕頭,腰部和臀部被高高抬起,承受來自後方強烈的撞擊力道,藝聲緊咬下唇,努力壓抑住從喉嚨底層發出的悶哼聲。
  
  單人臥房整理得整齊又乾淨,書架成套的少年漫畫,桌上擺得一絲不苟的化妝品和保養品,以及收拾得井然有序的衣櫥,從一些生活中的簡單細節之中,可以充分看出這個房間主人的個性和習慣。
  
  然後現在,兩個男人正在弄亂這張床。
  
  藝聲因為呼吸困難而抬頭,向右一轉剛好正對化妝桌上的鏡子,瞇起細長的眼眸,藝聲可以透過鏡面的反射清楚看見在自己身上肆意律動的男人。
  
  重新染黑的頭髮因為沒有上膠所以特別柔順,瀏海隨著擺腰的頻率隨意飄動,眉心微微蹙起,認真投入的神情相當迷人,藝聲不禁看得有些出神,思緒也不曉得跟著飛到了哪去。
  
  身後的男人注意到藝聲的分心,猛然彎下身體,低聲開口。
  
  「……哥,你很不專心喔。」伸出舌頭,銀赫舔著藝聲赤裸的背部肌膚,腰部一個用力,連根沒入。
  
  「唔……」一次大幅度的頂入動作讓藝聲瞬間回神,急促地輕喘一聲。
  
  「你在想什麼呢?」銀赫停留在藝聲體內,問話的同時刻意用緩慢的速度抽出,然後深深進入。
  
  「沒有……嗯……等……」炙熱分身摩擦脆弱內壁的快感來得太過強烈,藝聲試圖往前逃開,可惜固定住側腰的有力右手卻不讓藝聲這麼做,反而往後一拉,兩人的連接處緊貼得不存在一絲空隙。
  
  「哥的這裡……如果不認真一點的話,是不會讓你射的喔。」銀赫的右手探到藝聲身前,握住了早已起反應的男性部位,濕潤堅硬的觸感說明著藝聲的身體有多麼興奮,銀赫用修長手指扣住藝聲慾望的根部,語帶調侃地說道。
  
  「別鬧了……放手……唔。」低沉的聲線因為情慾顯得更加沙啞,就連拒絕的字句都感覺無比誘人,特別是在這種時刻。
  
  「明明是哥來誘惑我的。」俯視著藝聲優美的頸背曲線,與銀赫平常看慣的強壯身體截然不同,或許是因為強迫自己瘦下的緣故,藝聲的身體帶著一種病態的美感,銀赫心中頓時湧上了想要狠狠、狠狠蹂躪他的衝動。
  
  好像突然可以理解,圭賢總是喜歡欺負藝聲的理由。
  
  「……才不、啊……」腰部以下麻痺得彷彿不是自己的一般,藝聲趴在床上難受得直搖頭,額頭蹭著皺起的被單,口中溢出微弱的破碎單音。
  
  「哥的裡面……超舒服。」銀赫發出一聲讚揚意味的嘆息,陣陣收縮的溫暖甬道包覆著勃發的慾望,每次向後退出就像是捨不得自己離開似地緊緊吸附住,舒服得難以言喻,欣賞著窄小臀部將碩大分身完整吞入的模樣,銀赫舔了舔乾燥的上唇,淫靡的畫面令他亢奮得不能自己。
  
  硬挺分身從後方進出體內的感覺異常鮮明,被銀赫碰觸到的每一吋肌膚都在發燙,藝聲的身體沁出一層透明的薄汗,散發著淡淡的美麗粉紅。
  
  藝聲緊閉雙眼進退不得,瀕臨釋放邊緣的腫脹分身被銀赫輕易地掌控,下身發軟無法使力,面對源源不絕朝著自己襲來的快感浪潮,對藝聲而言無疑是過於甜美的折磨,現在滿腦子只想要趕快獲得解放。
  
  「好像差不多了呢……」看著藝聲不斷輕顫的單薄身軀,銀赫用只有自己聽得見的音量說著,藝聲背部拱起的弧度彷彿只要再施加一些壓力,就會輕而移舉地折成兩半。
  
  「唔、啊……」又一次過度深入的重重頂腰,銀赫的分身豪不留情地擦過敏感的前列腺,溫熱潮濕的甬道一陣劇烈收縮,要不是銀赫一直不肯鬆手,藝聲早就已經射在床單上了。
  
  「哥,說……快點,這樣我就讓你射喔。」銀赫忽然慢下動作,猛烈的緊窒感逼得他差一點棄械投降,調整好呼吸,銀赫提出了要求。
  
  遲遲無法獲得宣洩的慾望脹得發疼,藝聲亂得無法思考,只能乖乖照著銀赫的指示,張開粉嫩的唇瓣,吐出他所期望的字句。
  
  「……快點……」
  
  「叫我的名字,哥。」重新大力擺動起精瘦結實的腰部,銀赫將自己的慾望一次又一次地插入藝聲的體內,肉體相互碰撞的聲響以及兩人粗重的喘息合而為一,環繞在狹小的單人房內,同時也成為效果絕佳的催情劑。
  
  「……赫、唔嗯……銀赫……」藝聲輕喚著銀赫的名字,腦海一閃而過的那張臉蛋決定視而不見,小手放開床單伸到自己身下,藝聲無力地抓住銀赫的右手腕,發出無言的乞求,真的已經到達極限。
  
  嘴角揚起明顯的微笑,銀赫放開箝制住藝聲分身的右手,並且一口氣頂進到最深處,跟著藝聲一起攀上了高潮的巔峰。
  
  溫熱白濁的體液弄髒了銀赫的手心,絕頂快感席捲而上,酥麻感遍佈藝聲全身上下每一根感覺神經,膝蓋發軟幾乎無法撐住身體的重量,藝聲一度以為自己會就這樣失去意識。
  
  緩慢退出釋放過後的疲軟分身,銀赫扶著藝聲的腰肢讓他躺回床上,自己則是拿起放在床頭的面紙擦拭手掌和藝聲濕潤的股間,連同使用過後的保險套一塊丟進床鋪旁邊的垃圾桶。
  
  套上緊身內褲,銀赫翹腳坐在床邊,低頭看著仍然呈現趴姿狀態的藝聲,魅惑的眼眸半開,臉上神情是高潮過後特有的迷濛,酒紅色的微卷髮絲散落在枕頭邊緣,一顆顆晶瑩的透明汗珠凝結在藝聲白皙的牛奶肌膚,有關於藝聲的每一個細節,全都性感得令人把持不住。
  
  彎下身,銀赫張口咬住藝聲因為剪了新髮型而裸露在外頭的小巧耳朵,靈活的舌頭滑過凹凸分明的耳骨和耳洞,繼續往下來到修剪整齊的髮尾,嘴唇吻上藝聲的纖細後頸,銀赫放輕力道印下無數的碎吻。
  
  不留下痕跡,這是兩人的默契。
  
  藝聲沒有多餘的力氣掙扎,只是偶爾會吃癢得縮起脖子,要銀赫換個地方。
  
  「哥……」靠在藝聲的頸間,銀赫小聲開口。
  
  「嗯?」
  
  「……不,什麼都沒有。」
  
  「怎麼了嗎?」聽見銀赫的欲言又止,藝聲側過身體,抬起右手撫摸銀赫的臉頰,溫柔地微笑。
  
  搖搖頭,銀赫決定不說了。
  
  兩人難得的獨處時刻,不想提起這種話題。
  
  今天晚上十一樓宿舍剛好只剩下藝聲和銀赫兩個人,晟敏和厲旭有深夜廣播的工作,圭賢吃完晚餐就丟下一句我去找東海哥,之後兩個小傢伙就不曉得跑去哪裡撒野,只留下藝聲和銀赫負責看家。
  
  收拾好餐具餵完兩隻小狗,藝聲拎著乾淨衣物準備洗澡,正要關上浴室門扉的前一秒,銀赫跟著走了進來,接下來就一發不可收拾。
  
  這是兩人之間不曾明說的曖昧規則,也是他們的秘密。
  
  或許正是因為無法對其他人說出口,才更具有吸引力。
  
  但是這樣的關係,到底又能持續到什麼時候。
  
  握住藝聲的小小軟軟的右手,銀赫在藝聲的掌心中央落下一吻,露出了不適合他的複雜表情。
  
  「沒事的。」藝聲說。
  
  「欸?」
  
  「不論是他們,或是其他人,沒有人會發現的。」咬著下唇輕輕笑著,藝聲抬起手臂摟住銀赫的肩膀,把他拉進了懷裡。
  
  更何況,現在那兩人根本沒有心思放在他們身上吧。
  
  只要這麼一想,罪惡感好像就稍微減輕了一些。
  
  「哥……」
  
  「……再一次。」
  
  主動貼上銀赫的嘴角,藝聲低聲道。
  
  「再來一次。」
  
  如果可以的話,希望什麼都不要想起,就這樣沉溺在你的體溫之中。
  
  那些會讓人想要別過視線的擁抱畫面,關於你的他和我的他之間的些許曖昧,還有一些不必要的憂鬱心情,全部遠遠地拋在身後,只想要貪婪地索求你給我的溫柔,以及激情。
  
  「可是……」無論是時間,或是藝聲的體力照理說都到了極限,銀赫忍不住有些猶豫。
  
  「沒事的,來吧。」伸出粉紅舌尖舔著銀赫的耳垂,明顯的誘惑舉動讓銀赫呼吸一窒,少得可憐的理智開始崩壞瓦解。
  
  凝視著藝聲逐漸染上情慾的烏黑雙眼,銀赫輕嘆一口氣,嗯了一聲,覆上了藝聲微啟的水潤雙唇,柔軟甜美的觸感令人上癮,銀赫隱約有種預感,自己早已無法抽身。
  
  一切都變得無所謂,只要能和你在一起。
  
  有沒有可能,因為誰而沮喪失落全都是藉口,只是單純懷念起你的溫度。
  
  又,有沒有可能,為了誰而傷心寂寞全都是謊言,只是純粹渴望著你的親吻。
  
  太困難的事情不願意想,也拒絕去釐清。
  
  能夠像此刻這樣抱著你,已經足矣。
  
  
  
  我和你各自都有無可取代的人,可是我卻漸漸沉溺於你的一切,
  
  無法鬆脫的手與試圖挽留的手,進退不能的我們選擇留在原處,
  
  沉淪,墮落。



***
因為最近某人一直花心
所以決定不理他=3=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