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唄KUMOUTA

關於部落格
寂寞指數與寵物數量的正比理論
  • 2491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文] 早餐- 全

  藝聲是被吵醒的。
  
  揉著眼睛,左手從枕邊摸出手機,看了一眼螢幕,早上七點鐘。
  
  昨晚……不對,應該算是今天凌晨,和平常一樣,東摸摸西摸摸弄到很晚才爬上床,前後加一加睡不到四個小時,好累。
  
  慢吞吞地起身,門外傳來的聲響讓人介意,不是平時聽慣的鬧鐘鈴聲,雖然那根本不是藝聲的鬧鐘……也不是其他會干擾自己睡眠的噪音來源,藝聲盯著房門,腦子糊成一團,思考暫時停擺。
  
  反正現在躺回去也睡不著,藝聲索性離開床鋪,尋找聲音來源。
  
  赤著雙腳踏在木製地板,藝聲推開房門走進客廳,窗外的天色已經完全亮,天空很藍沒有白雲,看樣子今天又會是晴朗炎熱的一天。
  
  張望了一下客廳沒有人,但是聲音已經離自己很近很近,藝聲放輕腳步靠近廚房,果然,就是這裡。
  
  一個熟悉的背影在瓦斯爐前方獨自忙碌,右手拿著鍋鏟一邊戳著平底鍋,不時分心注意隔壁的水壺和鍋子,等到水滾之後放入處理好的食材,然後攪拌再攪拌,還要記得檢查吐司烤焦了沒有,小小一間廚房搞得像戰爭一樣手忙腳亂。
  
  站在門口觀察了一陣子,藝聲趁著那人收好菜刀關掉瓦斯爐的下一秒,快步走了過去。
  
  接著,一個撲抱。
  
  不曉得是藝聲走路沒看路,還是那人背後長了眼睛,正當藝聲準備抱上那個身影的時候,其中一人剛好閃身另外一人恰巧絆到,藝聲狼狽地撲了個空,膝蓋撞到櫃子腳踝忽然一拐,整個人重心一歪,身體往旁邊直直倒下,準備和地板做個久違的親密接觸。
  
  小手快要著地的前一秒,一隻手臂穿過藝聲胸前,輕而易舉地將人整個撈起,同時拉進自己懷中。
  
  藝聲驚魂未定地看著廚房的白色地板,溫柔好聽的優美嗓音自身後響起,帶著濃濃無奈和些許責備,開口。
  
  「哥,這樣很危險耶。」
  
  啊……生氣了?
  
  「如果不小心被燙到或是被刺到怎麼辦,這裡可是廚房喔。」放開藝聲,厲旭說。
  
  雖然早就知道不動聲色出現在背後是藝聲的得意招數,但是也不能不分時間地點這樣亂來,幸好火都關了刀也放了,要不然厲旭覺得自己一定會被藝聲的舉動嚇死。
  
  「哥先去餐桌那邊等著,早餐馬上就準備好了。」
  
  
  「……嗯。」
  
  點點頭,藝聲乖巧地走出廚房,拉開餐桌下的一張椅子,坐好。
  
  才剛坐下沒有多久,厲旭拿著一個黑色馬克杯走了過來,裡面裝著熱過的新鮮牛奶,正在冒著陣陣熱氣。
  
  「先喝一點,小心燙喔。」
  
  藝聲雙手捧著杯子,低頭啄了一小口,呃……好燙。
  
  吐著粉色的軟軟舌頭,藝聲手中的馬克杯拿也不是放也不是,只能維持同樣姿勢,靜待舌尖的刺痛感慢慢退去。
  
  「……哥,你果然被燙到了啊。」厲旭從廚房走近餐桌,看見藝聲舌頭外露一臉呆滯的可憐模樣,不曉得到底該笑,還是該罵。
  
  「嗯……牛奶好燙。」藝聲尚未開嗓,聲音混濁又低沉。
  
  「待會再喝好了,先吃早餐吧。」厲旭端著兩個盤子,其中一個放到藝聲的面前,順手取走藝聲的馬克杯,自己也一起在餐桌旁邊坐下。
  
  盤子裡面有沙拉、炒蛋、火腿和烤得金黃的吐司,看起來非常豐盛美味的一頓西式早餐,藝聲拿起銀色叉子,在厲旭眼神的注視之下,一口一口吃了起來。
  
  「好吃。」厲旭的手藝果然棒到不行,藝聲吃得津津有味。
  
  「那就好。」喝著咖啡,厲旭露出微笑。
  
  「……對了,今天怎麼會下樓?」而且還是一大清早。
  
  「嗯……沒有為什麼啊。」咬著吐司,厲旭配了一口炒蛋,笑咪咪地回答。
  
  藝聲喔了一聲,沒有多問,繼續低頭嚼著熱騰騰的營養早餐。
  
  「……藝聲哥。」
  
  「嗯?」
  
  「腰,好一點了嗎?」前陣子,藝聲在音樂節目錄製的時候,因為劇烈腰痛導致無法起身,讓團員們和歌迷們擔心不已,雖然目前看似復原狀況良好,但是,誰知道藝聲是不是又再逞強了。
  
  「別擔心,沒事的。」藝聲每次的回答都是千篇一律。
  
  「真的嗎?」厲旭明顯不信。
  
  「我不會倒下,無論如何。」望著厲旭,藝聲的眼神非常堅定。
  
  「唉……那麼至少,記得好好吃飯。」嘆了口氣,厲旭勉為其難地妥協。
  
  藝聲的身體狀況一年比一年差,而且體型越來越單薄,身為團員身為弟弟,那種無能為力的感覺真的,非常讓人難過。
  
  曾幾何時,自己已經長得比藝聲更加強壯,能夠一隻手撐起藝聲,輕輕鬆鬆。
  
  和以前,完全不同。
  
  「嗯,謝謝你。」
  
  伸手摸摸厲旭的臉,藝聲彎起眼睛,溫柔地笑了。
  
  那是貓咪一般的可愛笑容,好看得移不開視線,同時,令人心疼。
  
  「哥,你的臉上有東西喔。」厲旭忽然說。
  
  「哪裡?」
  
  「等等,我幫你,別亂動喔。」
  
  厲旭從椅子上站起,走近。
  
  「哥,眼睛閉上。」
  
  「好……」
  
  指尖輕輕撫過藝聲闔起的雙眼,粉紅水潤的雙唇微張,厲旭緊緊盯著藝聲白皙乾淨的臉龐,然後逐漸靠近。
  
  如果就這樣吻上,他們兩人之間的關係,會不會變得不同。
  
  一瞬間,厲旭的心中閃過這個念頭。
  
  「拿掉了嗎?」藝聲等了又等,困惑地問。
  
  「……好了喔。」在碰上藝聲的嘴唇之前,厲旭笑著往後退開,坐回原位。
  
  睜開眼睛,藝聲用兩隻小手胡亂摸著自己的臉頰,好像對於吃飯吃到臉上的這件事情感到一點點的不好意思。
  
  突然,屋內響起一個聲音。
  
  「啊,鬧鐘。」藝聲隨即反應過來。
  
  「鬧鐘?」
  
  「圭賢的鬧鐘,我去關掉。」
  
  一說完,藝聲立刻起身。
  
  「藝聲哥。」厲旭張口喊住了準備走出客廳的藝聲。
  
  「嗯?」
  
  「晚上,一起出去吃消夜吧。」
  
  厲旭轉著叉子,一邊說。
  
  「哥好久沒有請我吃好東西了呢,好不好?」
  
  「那有什麼問題。」揮了揮手,藝聲笑著轉身走進圭賢的房間。
  
  望著藝聲離去的背影,厲旭低下頭,揚起些許苦澀的微笑。
  
  啊啊,虧自己今天起了大早,特地下樓煮了早餐,想說趁著這個機會和藝聲兩人獨處一下,結果還是失敗了。
  
  鬧鐘一天不按又不會怎樣,藝聲真是太疼圭賢了。
  
  明明原本,藝聲給予的寵愛都是屬於自己,只怪當時,自己不懂把握珍惜。
  
  左手握了又放,放了又握,剛才摟住藝聲的觸感仍然無比鮮明,真的很想,不顧一切用力抱住那個單薄身軀,緊緊地不放手。
  
  但是他和其他人一樣,只是其中一位弟弟,如此而已。
  
  假使能夠再來一次,這次絕對不會讓給任何人,絕對。
  
  
  
  拿起藝聲的黑色馬克杯,厲旭喝了一口牛奶,輕聲說道。
  
  「冷掉了……」
  
  
  
  如果可以不要喜歡你,就好了。



***
單手撈人出處:[fancam] 100828 SuperShow3 Introduce

哥哥生日快樂XD

以及感謝他口小姐的靈感激盪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