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唄KUMOUTA

關於部落格
寂寞指數與寵物數量的正比理論
  • 2491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文] Liar - 全

  覆在身後的重量向後退去,藝聲放軟身體趴回床上,張著嘴巴細細喘氣。
  
  激烈的情事過後總是疲倦得讓人提不起勁,勉強動了一下雙手拉著上衣蓋住赤裸的背部,可惜衣服的長度不夠,藝聲的下半身仍然一絲不掛,小巧的臀部和大腿暴露在空氣之中,白皙的肌膚沾著些許情色痕跡,畫面相當誘人。
  
  才剛覺得有些冷,一件棉被立刻蓋上藝聲的身體,裹得結結實實。
  
  下床撿起散落在地板的衣服,圭賢套上底褲坐回單人床邊,伸手摸了摸藝聲柔軟的金色髮絲,然後彎下身體,在藝聲的後頸落下一吻。
  
  嗅著髮尾散發出來的迷人香氣,圭賢的嘴唇遊走在藝聲的水嫩肌膚,讓人上癮的絕佳觸感。
  
  「……怎麼了,今天突然這麼黏人?」
  
  「跟哥學的。」
  
  「什麼啊……」
  
  淡淡笑了笑,藝聲把臉埋進枕頭,舒服地伸了個懶腰。
  
  盡情運動流汗之後,總覺得今晚會睡得很好。
  
  圭賢看著藝聲瞇起眼睛昏昏欲睡的慵懶模樣,修長的手指滑過藝聲的柔順頭髮,兩手輕捏著藝聲的肩膀,開口。
  
  「……欸,哥。」
  
  「嗯?」
  
  「昨天錄影的時候,哥不是和和Andy哥配成了一對嗎?」六輯的宣傳進入了最後尾聲,昨天幾位團員第一次參加神話放送的節目錄製,十二個大男人毫無形象地玩著各式各樣的遊戲,其中一個就是男生和男生之間的配對企劃。
  
  輪流展現亂七八糟的個人魅力之後,大家拿著棒棒糖選擇自己的心儀對象,如果順利配對成功即可成為一對情侶,並且接受來自兩方團員的祝福,雖說是個令人手腳捲曲的噁心鬧劇,但是眾人還是玩得不亦樂乎。
  
  第一個被選走的人是藝聲,一邊大聲嚷嚷著快點結束這個單元,一邊吃著Andy遞來的棒棒糖,看起來非常開心的樣子。
  
  「你們滿適合的呢,整個感覺。」
  
  說實在的,兩人並排坐在一起的畫面相當協調,莫名可愛。
  
  「……我們都是男人,哪有什麼配不配的啊。」
  
  藝聲不以為然地瞥了圭賢一眼,接下去說。
  
  「那樣子多奇怪。」
  
  一句不算陌生的發言,使得圭賢感到一陣不悅。
  
  不自覺停下手中按摩的動作,這已經不是圭賢第一次親耳聽見藝聲說出類似的話了,縱使明白這是藝聲腦中根深蒂固的觀念和想法,但是圭賢仍然無法壓抑心中忽然竄起的那股憤怒。
  
  「……那我們兩個呢?」
  
  「嗯?」
  
  「我和哥之間的關係又算什麼。」收回手,圭賢的聲音聽起來相當平靜。
  
  「……」藝聲沉默下來,沒有回答圭賢的質問。
  
  藝聲轉頭盯著圭賢的雙眼,烏黑圓潤的眼眸同樣用力瞪著自己,固執得不肯退讓。
  
  雖然圭賢試圖擺出強硬的態度,但是眼中明顯的動搖和沮喪已經完全透漏了圭賢此刻的心情,臉上盡是藏不住的難過和受傷,藝聲的那一句話,確實對圭賢造成了傷害。
  
  知道圭賢開始鬧起脾氣,藝聲輕嘆了一口氣,抓著身上的薄薄棉被,緩緩從床舖爬了起來。
  
  「圭賢啊……」
  
  坐到圭賢身邊,藝聲伸出不合比例的小小右手,拍著圭賢的大腿,開口說道。
  
  「你現在還很年輕,腦袋聰明長得好看又有魅力。」
  
  「……所以呢?」
  
  「以後還有很多機會能夠遇上喜歡的女人,別忘了你還沒在地鐵找到一見鍾情的對象,你不是非常相信命運嗎?而且……」
  
  「哥,你到底想要說什麼?」抓住藝聲的手,圭賢有些激動。
  
  「……圭賢,你知道的吧,我們不可能一直這樣下去。」右手被圭賢握得有點疼,藝聲沒有掙開,冷靜說道。
  
  「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我們遲早會分開,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首先面臨的是兵役問題,以及身為偶像團體成員的他們,到底能夠一起站在這個舞台到什麼時候,沒有人能預測。
  
  誰都無法斷言幾年之後會是怎麼樣的未來,既然如此,不要輕易許下無法實現的諾言。
  
  「其實你心裡也很清楚,對吧。」
  
  圭賢頓時語塞,藝聲的眼神非常認真,沒有一絲玩笑的成分。
  
  「……所以,哪天如果想分開了,直接跟哥說就可以了喔。」微微扯動嘴角,藝聲想要擺出一個溫和體貼的笑容,可惜沒什麼效果。
  
  緊皺眉心看著藝聲,圭賢牢牢牽住藝聲的手,隱約好像可以猜到藝聲說出這些話的原意。
  
  但是,就算理解了又如何,圭賢仍舊無法接受。
  
  「男人之間,不行嗎?」
  
  圭賢重新問了一遍。
  
  「因為我們兩個都是男人,所以哥打從一開始就不是真心,和我只是玩玩罷了……?」圭賢一個字一個字慢慢問著,明知道藝聲不可能這麼想,卻還是刻意選擇了銳利的字眼,狠狠傷害藝聲的同時,也傷害自己。
  
  「……你說什麼?」藝聲的表情瞬間變得嚴肅,漂亮的眼睛睜得又大又圓,對於圭賢的發言感到不可置信。
  
  「難道不是嗎?」
  
  「臭小子,如果只是存心和你玩玩的話,我為什麼願意和你做到這一步,你明明知道我最討厭和男人……居然敢說這麼過分的話,你……」藝聲的反應驟變,一反剛才平淡的態度,藝聲抽走和圭賢扣在一起的右手,然後握成拳頭,朝著圭賢準備一拳揍下去。
  
  想揍歸想揍,藝聲揮出的拳頭最後還是落在下方的床墊,發出咚的一聲。
  
  「……算了。」
  
  像顆洩了氣的皮球,藝聲放棄爭辯。
  
  「既然你這麼想我也沒辦法,就當作是這樣吧。」拉起棉被再次包住自己的身體,藝聲移開目光,低下頭不想多說。
  
  突然覺得好累,雖然提起這個話題的人是自己,沒想到會發展成這一步。
  
  其實,藝聲只是單純想要告訴圭賢,如果他們真的面臨不得不分別的時刻,不管本意也好,非本意也罷,藝聲希望圭賢能夠毫無牽掛地追求屬於他的幸福,這是藝聲唯一的期望。
  
  即使自己並不存在於圭賢的幸福範圍之中,也無妨。
  
  無法預測的未來令人徬徨不安,先試著在兩人之間留出空間劃下界線,或許等到那天到來的時候,已經習慣疼痛,甚至學會笑著給予祝褔了也說不定。
  
  說到底,就是沒有自信能夠一直走下去。
  
  最膽小的人,是自己。
  
  「哥,你還是不懂嗎?」雙手搭著藝聲的肩膀,圭賢的表情看起來非常悲傷。
  
  「不懂……什麼?」
  
  「那些事情都無所謂。」
  
  「咦?」
  
  「我只是……想親耳聽哥對我說一句喜歡而已。」
  
  很困難嗎?這個要求。
  
  張開手背摟住了藝聲,圭賢緊緊抱著懷中的單薄身軀,低沉渾厚的嗓音有些沙啞,和平時調皮任性的模樣不同,這是身為藝聲戀人時的圭賢。
  
  有時候,圭賢非常痛恨他們之間的年齡差距,是不是因為自己不夠成熟,才會讓藝聲萌生這種想法。
  
  對於兩人的未來,圭賢同樣不安,可是他不會輕易放手。
  
  「我們……不會有結果的。」圭賢的體溫好暖好暖,藝聲忍不住微微哽咽。
  
  他沒有哭,他不會哭。
  
  「誰知道呢。」
  
  「所以我才說……」
  
  「哥,夠了,維持現狀就好。」
  
  太遙遠的事情不用去想,走一步算一步。
  
  既然無法保證未來還能夠在一起,那麼同時也代表著,誰敢斷言以後他們一定會分開呢,不是嗎?
  
  不需要華而不實的誓言和承諾,簡單一句我喜歡你,已經足矣。
  
  「……喜歡。」
  
  愛憐地磨蹭著藝聲耳邊的淡色髮絲,圭賢輕聲呢喃。
  
  
  
  到底要說多少句的喜歡才能讓藝聲擁有安全感。
  
  到底要說多少次的喜歡才能讓藝聲不要繼續自欺欺人。
  
  
  
  明明如此貪戀著彼此的溫度,卻不停試圖推開對方,並且擅自關上心門,只為了不想受傷,這樣太奇怪了。
  
  指尖撫過藝聲柔嫩的粉色下唇,圭賢凝視著藝聲的眼睛,忽然笑了。
  
  可愛之中帶點稚氣,雖然配上髮型很呆很不偶像,但是圭賢這樣的笑容,藝聲非常喜歡。
  
  「哥,我喜歡你。」
  
  藝聲清楚聽見自己心動的聲音。
  
  撲通撲通,那是心臟越跳越快的證明。
  
  猛然想起,第一次和圭賢親吻和相擁的情景。
  
  因為是圭賢,藝聲才願意暫時放下那些世人所謂的道德常規和男性尊嚴,接受圭賢給予的一切,努力用他小小的雙手,小心翼翼地守護著他們的這段感情。
  
  一定是太過重視,才會害怕失去,甚至變得懦弱。
  
  其實,戀愛就是這麼單純的一件事。
  
  這段日子以來到底在逃避些什麼,與其浪費時間自憐自艾,倒不如更加珍惜兩人相處的時光。
  
  不管等在前方的是哪種結局,唯有選擇圭賢這件事,絕對不後悔。
  
  仰起頭,藝聲輕輕吻住了圭賢的嘴唇,一次又一次。
  
  一大一小的手掌相扣手指相纏,隨著兩人的氣息開始凌亂,意識跟著逐漸朦朧,腦中只剩下對方的容顏,以及滿到幾乎溢出的,甜蜜又苦澀的愛戀。
  
  「……我也是。」
  
  
  
  不再對自己說謊了。
  ……我喜歡你。



***
出處:120929 神話放送

睽違兩個月的更新XD
圭雲更是久違了XD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