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唄KUMOUTA
關於部落格
寂寞指數與寵物數量的正比理論
  • 255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文] ユキビヨリ - 全

  清晨,圭賢因為尿急醒了過來。
  
  賴在床上掙扎了一陣子實在忍不住,只好認命地離開溫暖被窩。
  
  右腳才剛踏上地板,立刻傳來一股刺骨的涼意,隨手拿起一件外套穿上,圭賢靈巧地避開堆在地上的雜物,推開房門走了出去。
  
  宿舍靜悄悄的一片,沒有拉上窗簾的窗外透入些許微弱光線,依稀能夠分辨室內的擺設。
  
  現在正值十一月尾聲,雪白的冬季來臨,天氣明顯轉冷,尤其即將天亮之前。
  
  縮著肩膀,圭賢快步路過客廳直奔廁所,一分鐘之後出來整個人通體舒暢,瞬間清醒許多,關掉廁所電燈,圭賢再度穿越客廳,準備回到臥室繼續睡回籠覺。
  
  中途繞進廚房拿了瓶礦泉水,圭賢隱約有種不太對勁的感覺,從廚房門口緊張地探出頭,張望一圈昏暗的客廳試圖尋找不安的來源。不看倒還好,一看不得了,一抹人影突然出現在圭賢的視野之中,嚇得他差點放聲尖叫,幸好即時用手摀住了嘴巴,要不然真的糗大了。
  
  剛才跑得太急一時沒有留意,客廳的落地窗前方居然站著一個人。
  
  冷靜下來仔細一看,那抹背影相當面熟。
  
  匆匆喝了兩口水,圭賢扔下瓶子衝進房間,拿了某樣東西又馬上奔回客廳,放輕腳步朝著站在窗前的那人走了過去。
  
  「……哥,穿這麼少會感冒喔。」
  
  將毛毯輕輕披上藝聲穿得單薄的肩膀,圭賢低聲說道。
  
  「咦……?你怎麼醒了?」藝聲的身體震了一下,看著圭賢的表情充滿驚訝,平常都賴到不得不出門才願意起床的貪睡鬼,居然會在這種時間出現,現在才五點呢。
  
  「哥不在我睡不好啊。」圭賢面帶笑容地回答。
  
  「才怪,少騙人了。」藝聲輕笑了幾聲,對於圭賢的回話不以為意,他才不吃圭賢這套呢,被圭賢捉弄那麼多次早就不會輕易上當。
  
  「……實在太想上廁所沒辦法。」單手搭著藝聲的肩頭,圭賢頂著一頭凌亂的頭髮,嘟起嘴巴小聲抱怨。
  
  「誰叫你睡覺之前喝了那麼多紅酒。」
  
  「天氣一冷就想喝一點暖暖身體。」圭賢一臉錯不在他的無辜表情。
  
  「不要找藉口。」
  
  「還說呢,哥明明很喜歡。」
  
  「喜歡什麼?」
  
  「當然是我啊,喝酒之後抱起來很溫暖對吧。」摟緊藝聲的肩膀,圭賢調皮地說。
  
  「嗯……這倒是。」
  
  對於怕冷的藝聲來說,人肉暖爐的確具有極高的吸引力。
  
  就如同現在,圭賢一來到藝聲身邊之後,四周頓時暖了起來,清晨冰冷的空氣也不再刺痛著肺部,呼吸變得順暢不少。
  
  「……哥。」修長手指撫過藝聲的後頸,圭賢將毛毯拉好,開口說道。
  
  「嗯?」
  
  「這個時間自己一個人站在這裡做什麼呢?而且為什麼不穿件外套啊?」雖然問得有些晚了,但是並不代表圭賢不在意。
  
  「沒有,睡不著而已。」藝聲淡淡地回答,語氣平靜地像是在提議待會早餐吃什麼才好。
  
  「睡不著……那就表示昨天晚上我不夠努力對吧。」
  
  「……」藝聲直直盯著前方窗戶,懶得回應。
  
  「待在這裡多久了?」
  
  「沒有多久,比你早一點而已。」
  
  「哼……」圭賢拉長鼻音不以為然地哼了一聲,執起藝聲垂在一邊的小巧左手,果不其然,冰得圭賢心臟一緊。
  
  絕對站很久了吧,天氣冷成這副德性身上居然只有一件薄薄的長袖上衣,明明身體不好卻老是喜歡逞強,真的非常不會愛惜自己,想到就一肚子火。默默握緊藝聲的柔軟的手掌,圭賢努力將自己的體溫分給藝聲,低下頭,親了一口藝聲微微發紅的白皙臉頰,同樣冰得難受。
  
  視線穿過透明玻璃,藝聲望向窗外一片迷濛的景色,抿著嘴唇沒有說話,好像遺忘了圭賢的存在,藝聲的思緒逐漸飄向了遠方。
  
  凝視著藝聲安靜美麗的側臉,圭賢不禁有些出神。
  
  白淨的臉龐沐浴在微弱光線之下,漂亮得讓人呼吸困難,圭賢看得目不轉睛,深怕一眨眼就煙消雲散,時間彷彿被按下了暫停鍵,悄悄地停留在最美好的這一刻。
  
  或許是因為圭賢的目光太過直接,藝聲忽然轉頭,瞇起眼睛淡淡笑了。
  
  「……怎麼了?」
  
  「沒有……哥,你在想什麼?」
  
  「嗯?沒有特別……只是在想利特哥,不曉得現在過得如何而已。」距離利特入伍已經過了一段日子,時間過得真快。
  
  「原來哥在擔心這個啊,利特哥不管到哪裡都沒有問題。」圭賢想都不想,信誓旦旦地保證。
  
  拜託,他可是利特耶,根本不需要擔心好嗎。
  
  「……說得也是。」
  
  「哥該擔心的人是自己吧。」
  
  「為什麼?」
  
  「既然咖啡店的事情暫時忙完了,好好休息一下如何。」十一月十一號是藝聲新咖啡店的開幕日,從設計到裝潢藝聲已經忙了好一段時間,都快搞不清楚到底哪邊才是本業,受不了。
  
  「我有休息。」
  
  小聲咕噥了一句最好是啦,圭賢一臉不屑。
  
  「你這什麼表情?」抬起手,藝聲摸了摸圭賢的臉頰,安撫性地問道。
  
  「哪有。」
  
  「幹嘛心情不好?」
  
  「……沒有啊。」居然還敢問,也不想想到底是誰害的。
  
  繼續用兩手抹著圭賢的臉蛋,藝聲笑得像隻貓,眼睛彎起了好看的弧度,極具感染力的開心笑聲騷得圭賢心頭一陣癢。
  
  抓住藝聲的手腕,圭賢輕咬幾下小小圓圓的指尖,然後問。
  
  「哥,利特哥不在,你會寂寞嗎?」
  
  圭賢知道藝聲當時哭了,隱忍得令人心碎。
  
  「會……不過,光是照顧你們幾個就夠忙了,沒空寂寞太久。」
  
  「拜託,是我們照顧哥吧。」
  
  「是是是。」雖說腹黑是圭賢的一大特色,但是對哥這樣是不是太沒良心。
  
  無視藝聲的不滿嘟嚷,圭賢捧起藝聲的精巧下巴,手指滑過藝聲的眼角,湊到耳邊輕聲說著。
  
  「哥,我喜歡你。」
  
  「……你是喜歡欺負我吧。」
  
  「嗯,都喜歡。」
  
  「臭小子。」
  
  「……哥,我愛你喔。」誘惑人心的甜蜜情話,一字一句敲入藝聲的心中。
  
  「嗯。」
  
  斂下眼眸,圭賢的嘴唇緩緩覆上,給了藝聲一個非常溫柔的吻。
  
  綿密的唇舌交纏將藝聲站了整整一夜的寒冷和寂寞完全融化,只屬於圭賢的體溫和氣息。
  
  「……稍微借靠一下。」不知為何心臟疼得難受,藝聲一頭撞進了圭賢懷裡,兩隻手臂掛上圭賢的腰間,突然好像有點疲倦,藝聲閉上了眼睛。
  
  摟著藝聲單薄的肩膀,圭賢將鼻子埋進了金色髮絲,愛憐地蹭了又蹭,被熟悉香氣圍繞的感覺太過舒服,睡意開始回流。
  
  「呼哈……啊!」張大嘴巴打了哈欠,圭賢啊了一聲。
  
  「怎麼了?」
  
  「下雪了。」
  
  「是嗎……難怪這麼冷。」又往圭賢懷抱貼近了一些,藝聲看著窗外開始紛紛飄落的細雪,喃喃說道。
  
  「哥也知道會冷。」拉好毯子緊緊裹住藝聲,明明是抱怨,圭賢的口氣卻充滿了疼惜。
  
  圭賢聽見藝聲笑了幾聲,然後靜了下來,沒有回嘴。
  
  不知不覺間,藝聲的身體已經溫暖許多,暫時可以安心。
  
  遙遠的天空漸漸亮了,整個城市開始轉醒,不再是你我獨醒的灰色世界。
  
  為了迎接新的一天,總之先睡個回籠覺再說吧,距離起床還有一些時間。
  
  這一次,我要抱著你睡。
  
  
  
  在這個飄雪的日子,因為你的擁抱,我不再感到寒冷。
  請緊緊牽著我的手,無論我們身在何處。



***
篇名是雪天的意思ˊ3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